Essay-8

后疫情时代的我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May 27, 2021

我们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中。

前言

最近被学校催着打疫苗,但是我不想打疫苗。

因为我不想打疫苗,所以我不打疫苗。

主体

Para 1

我尤为怀念刚刚发现哲学的那段时光,卢梭是我最早的领路人。他说:“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中。”

我大受震撼。

再到后来,不记得是什么事情给我了一种刺激。我在去年12月3日写到“为什么自由主义在世界不占上风,因为我们并不拥有自己。”(这里的世界是小世界,就像古代的天下是小天下一样)

如今,我又遭受困境。

Para 2

他们劝导的理由可谓是威逼利诱样样全上:考虑自己、考虑家人、考虑同学……

我想如果只是因为我没有打疫苗让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学校、我的家遭受不可承受的损失,无异于是天方夜谭。如果这样的话,那我活着呼入呼出空气、饮食排泄都能够毁灭地球了。

(可能会有人拿出这个机构的研究、那个专家说的话告诉我,你的确会因为没有接种疫苗改变这个世界。那我会说:“这是我的荣耀,感谢您的告知。”你们将一切都计算了出来,甚至妄想计算人的心理、预判人的行为、否认自由意志的存在。人不是一个螺丝钉,他或许没有自由意志,但是他为了证明他是人,他会做出完全不利于自己的事情。)

为什么要给牲畜自由,它们一代代的命运就是套上枷锁接受命运的鞭挞。

Para 3

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全校师生全部都打了疫苗,拿个百分之百的接种疫苗率给这个世界看看。

或许也有为自己、为他人甚至为我的安全考虑的因素,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您让我去因为他人的健康、他人的生命去接种或许作用力没有这么强的疫苗。如果让您去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您愿意吗?如果我恰好接种了效力不够强的疫苗,我或许会放松警惕,更容易感染。

当然,上面的那句话只是我的推脱之辞。我并不是十分在意自己的生存与否,虽然我的潜在意识还是求生的。

人永远不会拒绝真正的苦难,也就是说永远不会拒绝破坏和混乱。苦难——要知道,这就是意识产生的唯一原因

Para 4

关于问题的正经回答:

  • Q1: 你认为你自己足够成熟吗?你现在做出的事情,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在你10年之后你会如何看待现在你不接种疫苗的事实。
  • A: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成熟,相反,我一直以我自己还保留着童年时期的愚蠢而自豪。曾经我一直认为以前的我是很愚蠢的,只是因为他做出了我现在所无法忍受的事情。我从来不能够尊重那时候的自己,只是因为我无法从那时候的我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现在我选择尊重自己的所作所为,即便它不是完全正义的,但是它是符合我的心愿的,即便以后的我会因为我现在的事情蒙受巨大损失。

  • Q2: 你考虑一下你的父母家人和身边的同学,还有你自己之后,你还会这么坚定吗?
  • A: 我不是一个坚定的人,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我会因为一片落叶而落泪,也会为了一个弱小的灵魂去反抗、去抗争,即便我是错的。我可能会因为一段文字而去接种疫苗,可能会因为自己思考的改变而去接种疫苗,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后来去接种疫苗。但是,我现在不接种,因为我现在不想接种。

  • Q3: 你这么做是想保证自身的独特性吗?
  • A: 完全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假如我不是极为独特,假如我都确实能被一颗炮弹从世上彻底清除,那么我和你对话是毫无意义的,你好心地劝导我也是毫无意义的。(虽然根据现代观点,我的确不是独特的)我完全不需要通过这一件事情去展现自己的独特性,因为我接种疫苗与否,我都是我。

下面是我自己的问答。

  • Q4: 如果有人完全揭示分析了你的不打疫苗的心理,你看了之后发现符合你的心理,并且他说他有办法让你去接种疫苗,你会怎么做?
  • A: 假如世界上每个人的心理、行为都能够被预测,那人类离灭绝就不遥远了。既然能够改变我的行为,那就让改变吧!我的命运无非就是这样:被一个蠢货操纵。

  • Q5: 那个人的确改变了你的行为,让你去接种了疫苗,你会怎么做?
  • A: 操纵了我,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很高兴,我可以不用再受别人的劝导了。至于,要么活得十分滋润,要么会死。

  • Q6: 如果你的这篇文章被全世界当作反面教材去批判,你会怎么做?
  • A: 我生来就是跟随自己的命运去生活的。既然命运让我了解到人类的愚蠢,那我会全盘接受。至于说自己的精神状态,我很难保证。许多人因为他人的压力而死亡,我可能会是其中一员。我总感觉自己身上有一个局外人在看着我的一切行动,他很理性,有时候我会变成他。
Para 5

写了一大堆,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

人的主观性不可磨灭。

(可能是出于年轻人的狂妄和我的执拗,我对于许多事情都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