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night

《白夜》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May 28, 2021

上帝创造此君,莫非是为了给你的心作伴于短短的一瞬。

《白夜》

前言

本书如今只是读完了中间的短篇小说《白夜》,还有《穷人》和《赌徒》两篇小说。

下面是摘录的一些句子。

另,这篇小说的主人公也没有名字,倒是女主人公有——娜斯简卡。

主体

  • 这一瞬间的美竟然是如此急速、如此无可挽回的枯萎了,这美在在您眼前的一瞬间警示如此虚妄、空幻;您感到遗憾,因为您还没有爱上她。
  • 谁也没有爱上,我爱的是理想之中,我梦见的那个女人。
  • 我把自己夸了一番。我们每次自我剖析照例都这样结束。
    • 但是我们如果不这么思考,我们的生存该是何等的无味呢?认识到人类的苦难以及自身命运的确定性之后的我们,该如何生存呢?
  • 幻想家——如果需要下一个确切的定义的话——并不是人,而是某种中性的生物。
  • 我常常问自己:你的幻想到哪里去了?我摇摇头说:岁月飞逝得真快!然后又问自己:你用自己的岁月做了什么?你把自己最好的年华埋葬到何处去了?你这几年究竟是不是活着?我对自己说:瞧,世上变得多么清冷。再过几年,接着将是凄凉的孤独,然后颤颤巍巍的老年将随着拐棍儿一起来临,再以后则是哀伤和沮丧。你的幻想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你的镜花水月将要凋零、破碎,像枯黄的秋叶从树上脱落……哦,娜斯简卡!要知道,孤孤单单一人独处将是可悲的,甚至没有什么值得叹惜,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因为失去的一切本身即是一片空虚,是一个愚蠢的、滴溜儿圆的零,纯粹是幻想!
  • 当我们自己不幸的时候,我们对别人的不幸感受更为深切;感情的趋向不是分散,而是更加集中。
  • 仿佛时间对我来说停止不走了,仿佛从那时起只应让感觉永远留在我心中,仿佛一分钟应当延长到无穷的永恒,仿佛全部生活对于我已经停止……我醒来的时候,觉得好像有一支早就熟悉的曲调,从前在哪儿听到过,后来忘记了,它是那样甜蜜,眼下正在回到我记忆中来。我觉得,这支曲调在我心灵中一辈子呼之欲出,直到现在才……
  • 可是,要我记恨,要我往你——娜斯简卡——如碧空晴天般的幸福上面围赶一块乌云,要我痛责之余让你的心蒙上一层忧伤,暗中忍受内疚的刺痛,在欣悦的时刻夹着悲哀跳动,要我把你跟他一起走向圣坛时插在黑色鬈发中的那些娇艳的鲜花挼碎,哪怕只是其中的一朵……哦,决不,决不!愿你的天空万里无云;愿你那动人的笑容欢快明朗、无忧无虑;为了你曾经让另一颗孤独而感激的心得到片刻的欣悦和幸福,我愿为你祝福!
  • 我的上帝!那是足足一分钟的欣悦啊!这难道还不够一个人受用整整一辈子吗?……

后记

(评论大可不用看,纯粹一家之言,可能会影响您的阅读体验)

简而言之,就我现在的理解,我不太喜欢这一篇文章。

Para 1

这似乎不“陀”,这篇小说同之前我所认识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同……无论是他人的评论还是我自己在阅读《地下室手记》之后的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感觉。

我对于这一篇小说的感受并不是非常深刻,似乎也没有读到我想要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只用了40分钟在嘈杂的食堂读完的缘由)

也可能是因为这篇小说谈论的是一位幻想家的爱情,如果教一年前的我来阅读或许感触会深一些。

这位幻想家同现在的我并不相似,我曾经是一个幻想家、马克思主义者,或许还是一个一事无成的道德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

Para 2

言归正传,这一篇短篇小说讲述的故事是一个年轻人与一个女子邂逅之后,爱上她,然后独自走向死亡的过程。

下面一段用第一人称写:

我是幻想家,曾经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或许现在也是)。一天,我遇见了娜斯简卡,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了解了她的身世,了解她的感情经历。我尽力地帮助她去追寻爱情,当她已经对于之前的恋人绝望之时,她说:“我爱你。”整整一分钟的狂喜,破灭了……她曾经的恋人出现了,她带走了那个家伙。我活了几年,最后死了。

这本书讲述的是爱情,或许还有别的,我没有读出来。同样是关于一个年轻人的爱情,我对于维特的感同身受要更强烈一些。这位幻想家的爱情,在我看来完全是一厢情愿的付出。沉浸在自己对于她的幻想中,对于自己的命运的考虑不够深刻。

我不清楚他是如何爱上娜斯简卡的,所以我完全无法理解。

Para 3

他人的评论: 我的理解或许出现了偏差,根据这篇书评的分析来看。

我在之后读了很多人的评论。

他们的评论少有让我感到共鸣的,那些让我感受到共鸣的人一般都是从幻想者的思考来分析的。他们说《白夜》虽然不如陀氏的其他作品深刻,但是这并不能够遮挡住它的优秀。幻想者这个角色同娜斯简卡之间的感情并非爱情。幻想者同她会面的场所自始至终都是长凳的旁边,他们之间的情感倒不如是这一条长凳,它在那里,而且它只是在那里。他们之间的情感是纯洁的,就如同幻想者的幻想一般纯洁。他们只是各取所需,他们展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生存的状态——两个孤独者的会面,只不过是有一位背离了他们。幻想者对于娜斯简卡的离去并不感到痛苦,反而祝愿她“愿你的天空万里无云;愿你那动人的笑容欢快明朗、无忧无虑;为了你曾经让另一颗孤独而感激的心得到片刻的欣悦和幸福,我愿为你祝福!”

还有很多人的评论让我感到阅读这篇小说需要一些个人的经历,而我没有,所以我难以感同身受。

是我没有幻想吗?还是什么?

白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