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12

应该寻找答案吗?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ne 17, 2021

生活,在任何地方都要不惜代价参与生活。

前言

我从前一直宣称“人是主观性的”,但是这是“人”的答案吗?

最近读了几本我曾经认为是“科学主义”的书籍,有一些感触。我之前十分厌恶科学主义,就像厌恶马克思主义和宗教一样。我认为科学主义的信徒忘记了他们最初的目的——去寻找、探索人,而不是去限制人。他们将科学作为绝对的真理,那如果真理改变了呢?如果突然牛顿万有引力定律完全不成立了,宇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类还存在着,我们又该如何看待科学呢?

不应该将一切都绑在我们如今所信任的“真理”身上,因为没有答案。

主体

首先给出结论,我们应该有选择地去寻找答案。这看上去是废话,实际上可能也是废话。

Para 1

什么是答案呢?

起初,幼时的人并不知道什么答案。Ta只是去提问,并没有奢求答案。比他们了解得更多的大人会给出一个可能荒诞不经或者可能正确的答案。这是我们对于答案的最初认知,这也是我们认知世界的开始。

然后,我们就被各种测试所淹没,而这些试卷的答案就是我们所追求的。我们努力学习人类现有的知识,去了解其背后的深刻思想,只是为了一份有参考答案的试卷。再后来,他们告诉我们说“有些事情没有答案”,那弄什么试卷和参考答案。

这是我之前的看法。

现在我发现那些试卷还是有作用的,至少能够帮助我们去掌握知识并熟练运用其去解题。

但是,答案呢?它们的作用在哪里?

Para 2

这里给出我对于答案的非常简单的分类:人为规定的答案和非人为规定的答案,未定义的答案。(这里的答案是最为广泛的答案,只针对于high-level的解释)

人为规定的答案,顾名思义就是人所创造知识的一个解释。比如逻辑学和数学,这两门知识从来无法从自然界、生活中去寻找答案。它们永远不会改变,除非推理错误或者前提错误。我们规定这两个学科的前提和推理,所以我们能够找到答案。这种答案是完全正确的,没有任何理由去质疑它们。

非人为规定的答案,这是我们对于生活、宇宙的一个解释。比如说经验科学等等,这些学科都需要去观察、去实验以检验自己的假说是否正确。这种答案的一切全部建立在假说上面,如果突然有一天假说被推翻,那么会有无数科学家自刎。那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知道那只是假说,却还是将自己的全部信任投入到其中。就像那些宗教的信徒一样,这是确信无疑的。

未定义的答案,那些假说都没有得到广泛认同的解释。社会科学、哲学、文学……它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外行人都可以说上两句话,似乎人人都能够懂得一点。这种答案是完全不可知的,因为我们并没有一个共识,就像一次无谓的争论一样。当然,这还包括对于自我和人类、世界的探索之后,我们自己给出的解释。

Para 3

显而易见的是,经验科学已经完全占据了我们生活的边边角角,拥有着无数的信徒。从现在来看,自然科学是完全可信的,能够精确解释一些自然现象。他们甚至想要通过科学的手段去解释人的一切,让我们的一切都变成图表一样的可视化。

幸好,这是不可能的:毕竟量子力学的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大概完全揭示了这个道理。尽管我们能够从宏观统计学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但是我相信灵魂的存在并不是我们能够探索的:我确信它是没有实体的,但这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观察的。再者,如果真的有一个图表去展现人的一切,那它又怎么会让你去发现它的存在呢,哈哈。但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生活都这么荒谬了,为什么不能再荒谬一点呢?

至于理由,我相信就好了,就像你们相信科学一样。

Para 4

言归正传,我们应该寻找答案吗?

对于我们需要经历的考试,既然我们已经坐上了考场,就代表我们在这个时候认同老师所讲述的知识或者书本上的知识。在这个时候,就不应该去思考这个有什么意义——意义就是你已经认可了,所以这是有确实的答案的。

而对于生活,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给出一个假说去让所有人的理性相信。死刑是否废除、安乐死问题、强奸问题、同性恋问题、监狱的意义……诸如此类的问题,不能够去给出一个答案。也不应当接受任何一个人,除了你自己给出的答案。这无论对错,无论逻辑,没有人能够反对你。

Para 5

我写这篇废话的原因大概有几点:

  • 没有构思好,只用了一个小时去写,所以条理不清晰
  • 坚定一下自己的信念。最近总是会有双重思想,我想让自己偏向其中一个

其实本意真的是想给出一点建议的,没想到成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