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13

如何看待过去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ne 22, 2021

我们不能回溯时光,那我们曾经经历的一切是什么呢?

前言

我不像他人,我也像他人。

我时常对于卡尔维诺的“在无人居住的地方,每块石头和每棵草都跟其他的石头和草一样”产生感想,时而认同它,时而反对它。这种争论就像我前面说的,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每个人都有答案。

同样的,对于过去,我也总是怀着双重思想,这是无法避免的。

不过,现在我更倾向于接受过去、看重过去。

主体

Para 1

之前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曾经的我们的情绪是否重要”,也就是——现在的我们是否需要考虑曾经的我们的思考。与这个问题类似,现在的我们是否需要考虑未来的我们的思考。这两个问题是最为根本的几个问题,关乎时间,而对于时间,我们还需要一次哥白尼革命。

我想在这篇文章中解决一部分的问题——如何看待过去。我并不想通过这篇文章说服你,也不想说服自己。在这个年龄段,我们需要的是多样的思想,然后筛选出几个,通过生活慢慢实践以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可能只需要几个简单的词来表达你的思考,但是其背后蕴含的你对于生活的体验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二十世纪最为智慧的一句话是维特根斯坦的“凡能够说的,都能够说清楚;凡不能谈论的,就应该保持沉默。”语言是否限制了人的思想呢——有待探索。

言归正传,这篇文章并没有什么哲学严谨性或者逻辑一致性,因为不需要。(逻辑正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想要表达我们需要的东西)

Para 2

我们在不断地追寻成熟,想要用如今痛苦的生活换取一个美好的未来。事情常常不如我们所料,我们发现曾经期待的美好未来生活和原来让人感到痛苦、乏味的生活一样不堪。这时候我们是否会思考——为什么在过去经受痛苦呢?过去的我们的思考、情绪难道不值一提吗?一瞬间的此在是否能够压倒无数的瞬间组合而成的过去?

我的回答是:过去很重要,远比我们所想的要重要。

Para 3

现在是过去的缩影。

如果根据人体机械论的观点,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能够根据过去所预料的。因为过去的物理法则是稳定的,我们可以认为现在的我们也是遵循过去的物理法则的。根据经验完全可以判断现在的我们会拥有怎么样的思考、行为,这是不堪设想的。

上面是我以前的观点,后来发现自然的法则并不允许我们发现它的真理奥秘所在——它留下的只有一个谜语,我们只能够猜测,而不能够确信。

但是,猜测的正确性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大概能够视为真相。(那些不符合“真相”的被我们称为超自然现象,多么傲慢)在这里我持有,它就是“真相”的假设。假设我们能够确信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确实存在的,并且掌握了这个自然法则的近似,我们就能够推测现在的一切。这当然是一个可怕的设想,不用担心——它永远不会实现。

我们能够近似地将过去的我们综合起来去判断我们的现在,就像每一个人都会做的自我总结一样。我们的自我会判断有些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否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这是自我总结的一个好处——能够判断自己。无论是根据人类普遍的经验,还是个人独特的经验。(总是有人将“个人经验是早已存在的人类普遍经验的一部分”视为真理,我想说——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当然,上面的东西有些扯淡……真的没办法找什么论据了,你懂我意思就行。

Para 4

如果我们未曾经历过,那么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这个观点我总是秉持,然后放弃,然后捡起来,又放弃……反反复复无穷尽也。一个非常主观性的一个观点,我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说明:“如果你未曾出生,那么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我们会爱上一个我们从未了解过的人吗?你很有可能拿出你的梦中情人——一个不存在的人——来反驳我,我很乐意接受这个批评,毕竟我以前也爱上过自己的梦中情人。不过,如果你未曾出生,或者说未曾见过“人”,你会爱上梦中的情人吗——当然不会,因为你都不知道怎么做梦。所以,我做出断言:我们所能够感受到其存在的一切都是我们所经历过的,无论这个存在是否为幻想(即使是幻想,也是你通过拼凑得到的),没有一棵草、一块石头能够逃脱。

那么就有一个推论:如果没有我的存在,那么世界完全不同,因为它根本不存在。现在这个时刻,我是赞同这个观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主观臆断的结果,理性不过是其中较为清醒的一个特例。理性并不能够代表什么,它只能够代表我们的主观臆断是有一个共同前提、共同依据的,这些前提和依据一般被我们视为真理。

有许多人认为有些东西是客观存在的,不以我们的意志而改变。当然,我大部分时间都是赞同这个观点的。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会发现逃离了这一颗树,还有一片森林去供你上吊。这里我只是换了一棵树——反智吗?哈哈,那就对了。

当然,我是无法界定什么是经历的,自己去体验吧。

Para 5

回到起初提出的问题:过去的我们难道不值一提吗?不是这样的。过去的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在我们主观意识中都是重要的,当我们意识到过去不重要的时候也是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

假设我们都认同过去的经验是重要的,那么过去的情绪和思考重要吗?那时候的痛苦与欢欣难道仅仅是我们记忆的一部分,甚至难以成为我们的记忆吗?我们永远不能够感同身受,即使是对曾经我们所经历的。我们所能够做到的只有尊重,那时候的情绪、激情和爱都是确实的,只不过它们都消散了。至于什么是尊重,我还在探索。

如果我们都爱不了自己的过去,又何谈未来呢?

Para 6

怎么感觉有点像经验主义,哈哈。我还没有读过休谟,上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我自己在生活中体验到的。

这是没有定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