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14

如何面对自己的思想剧变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ne 27, 2021

不可言说之事,必将无言以对。

前言

我常常会有一种对于人格同一性的怀疑,这也是我对于人生思考的开始。我是否是昨天的我?

赫拉克利特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绝对是最为根本的形而上学命题之一。对于这一类的问题,我常常秉持一种不可知论的观点:这一类问题没有答案,除非是你主观信仰的东西——例如上帝。而这一篇文章并不想要探讨多么深入的哲学问题——毕竟这些问题已经被研究了几千年,我们只需要从中选择一种作为自己的人生哲学的基石就行——而是提出一种看法:对于逝去自我的尊重。

主体

Para 1

不知道你是否经历过一种在一天之内,你的对于世界的看法变得十分不同的情况。

在很久以前,我写过一篇关于睡眠战胜焦虑的文章。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人的思想的剧变,虽然没有深入地考虑。在之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中,我不断地感受到这种神秘的力量。

在一天上午,我还对世界抱有十足的恶意以及对于人生的虚无的悲哀;而在我特别困、特别困,然后回宿舍补了一觉之后,我发现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我看到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清晰;我一会儿会去吃饭,有好几个鸡腿,这是我曾经梦想的……

拿昨天晚上做例子,我陷入了一种十足的悲哀境地:早前,我慕地爱上了一个人(要把激情和爱情、迷恋和爱恋或不管什么事物区分开来都是很困难的,因为一切取决于你所处的立场),而且我从未和她有过半分交谈——类似于crush,但是我不喜欢这个词,似乎将我的情感符号化了。在我根据仅有的合法手段了解她之后,发现她所展现出来的兴趣和我的相差十分地大——像一个高中甚至初中女生,虽然看上去挺成熟的。就在昨天晚上,我突然十分地想念她,尽管我们之间的联系只有上个学期过去的一节体育课。(甚至还遗精了,不清楚是什么梦——好像有点丢人)而在昨天的明天的14:31分,我完全难以感受到那种痛苦:性欲、爱而不得、对自己懦弱的憎恨……

那么我之前的一切是什么呢?

Para 2

首先给出我的答案:那完全是我自己,只不过忘却了而已。(当然,这个没有答案)

我们能够了解的一切完全由现在和过去构成,如果斩去过去,那么我们的现在就变得毫无价值。曾经的精神状态永远无法再现,就像我们无法踏入两条相同的河流一样。现在所认识的世界与上一秒、上一个瞬间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这是可以确定的;上一瞬间的情绪会像流水一样一去不返,这也是能够确定的。

这个观点我已经在《如何看待过去》中表明了,会有谬误,我现在还没有发现。

Para 3

过去的思考方式以及拥有的对于世界的认知和现在是不同的,Ta所做出来的事情会由我们自己来承担,这有时候就会使现在的我们不爽——毕竟是那个家伙做出来的事情。

但是,那的确是我们自己。

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呢?全盘接受。

你大可以怨恨你的敌人——如果他给你戴上了绿帽子,但是最好不要怨恨过去的自己,或许在哪一天你就会被未来的自己痛骂“愚蠢”。对于自己的憎恶是不明智的,再多再多的过错,我们总归是要承受的。(当然承受不了的时候可以选择自杀,谁又知道自杀之后的一切会是什么样的呢?或许更糟,也说不定) 憎恶自己会导致心理上的不健康,也就是精神类疾病,进而导致生理上不健康。试想你现在所热爱的一切——音乐、文学等等——全部都烟消云散,那一首激励你生活的歌曲再也难以绽放出曾经的光彩,那个你最喜欢的小说人物变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名字,最让你落泪的情节变得索然无味……这让人无法承受,我曾经为他们付出了多少的欢笑与泪水全部都成为了时光中的微末。

我认为接纳过去的自己能够预防疾病,保持健康,从而从这个世界上获得更多的经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我难以将过去的情绪完全放下,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而接纳过去不代表不能对Ta恶语相向,奶奶个腿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做出罪大恶极、极端愚蠢的事情。只要葆有最基本的对于人的尊重一样——就像我认为死刑不应当废除,我却还是认为那些死刑犯是应当尊重的,因为他们是人。对于自己很容易苛责,因为我们大概能够了解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凭借我们现在的思考能够做得非常好,但毕竟我们无法回到从前。

Para 4

至于人格同一性的看法,可以看看Yale的Death课程,里面会有详细地探讨——老师也会提出他的观点,虽然我不接受。

我并没有提出一种新的解决方案,而是重复了我之前的观点,因为我想让这一种观点成为我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信条。

当然,想要得出自己的答案需要大量的学习和全身心的投入生活,去感受命运的召唤。(怎么有些神秘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