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15

一些苦闷的想法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ne 30, 2021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前言

本来今天是打算上一节CMU15445的课程的,没有注意到今天有班会(5:20-8:30)。本来开班会,玩点小游戏什么的很高兴,然后坐在那里一会儿之后突然感到很沮丧。现在好了一点,我才能赶快地把这个记录下来。

主体

Para 1

我很难说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你就在一个比较熟悉的人群中,却感到无比的孤独(这里的孤独并不是我在高中时候的那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孤独,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有时候会突然感受到心悸,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沮丧)。

在玩歌词接龙的小游戏的时候,因为我不常听中文歌,被淘汰了下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大概一两分钟之后,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在后面再表——然后我摇了摇头把它甩到一边去了。接踵而来的是另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在之前就已经写过了。我在那一篇文章中并没有提出一种解决方案,而是随它而去:我之前都是这么做的,一两个月的时间之后我大概就会忘却这种情感……但是,这一次好像并不一样。

不清楚是什么驱使我如此思考。怎么说呢?感觉像是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地加深她在我心中的印象,甚至我感觉在路上碰到的一个带着口罩、打着一把伞的女生,她朝我走来的时候把伞低了下去以回避尴尬的互相对视——那就是她,我这么想。下午一点多,我去教室上课,在路上偶遇的一个女生,那就是她,我这么想。

但是,我并没有仔细地去看看她的脸是否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样——就像往常一样,如果在远处我已经观察到了一个女生正在走来,我会拿起手机,或者摆头向另一边以回避目光的对视。现在我还难以分析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心理,但这没什么关系。

重要的是,我认为那就是她,但是我没有进一步探寻,就像曾经的每一次。

我们明明没有任何的交集(或许有一段简单的目光交汇,但是我回避了——这是我懦弱的体现吗),我为什么会对她有这样的情感呢?我不知道。

Para 2

不记得在之前有没有写过我通过合法手段获取的她的信息,我推测她是一个比较天真的女孩子。她好像喜欢二次元、肖战、大张伟之类的明星——而这些我都不喜欢,甚至有时候会感到一种厌恶。有几点我推测她喜欢的和我比较相近,她似乎热爱美——并非在《死于威尼斯》中提到的那种唯美主义者。世界上又有谁不热爱美呢,这似乎算不上是共同点。

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笔记》中提到的那种“对于爱人品质的故意夸张”的自我蒙蔽的情感,我认为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是在以前的话,我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人品味低的体现,而在这几年的生活思考中,我发现这并不是那么简单。她还很天真,就像我之前一样,听凭她所接触到的世界主流的想法,做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事情。(是我的带着偏见的看法影响我得出如此结论吗?我觉得有可能)

而我呢,我将这种情感称作是爱,这就是我定义的爱。那我为什么不去追寻呢,甚至连QQ号都不敢添加。 我给自己找的理由是:我还难以深思熟虑地思考事情,可能会给她造成伤害。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呵!

我的确为了避免结束,拒绝了一切开始,大致有4年时间了。

Para 3

我所想到的第一件事也是最近发生,与其说是最近发生,不如说是今天下午发生;与其说是今天下午发生,不如说是今天下午刚下课的时候发生;与其说是今天下午刚下课时发生,不如说是下午3:30发生。(为什么写这么一段废话呢,我也不清楚)

前面两篇手记中提到的给小同学介绍学校,详细一点说:我在本科湖北的招生群中说了几句话,可能能够体现出我不坑人的特点,也或许是她突发奇想就加了我的好友。于是,我就给她介绍我的本科院校。她问的问题不多,我可能是长期没有和人交流,展现出了一种话痨的精神。她问一个问题,我能够回复一大段话。在我看来,我大致十分详细地回答了她的那些问题(除了有些我不太了解的),没有半点为母校辩护的意图,而是全盘托出地告诉她。

从她的聊天风格和内容中,我大致能够推测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同学。我为什么称呼她为小同学呢?我能够从她的文字中看到一种可能是做作的风格,似乎是在卖萌,整个回复的风格都是一种非常小女生的样子。因为聊得不多,再加上大多数都是我在闲扯,所以我只能说是可能——但我还是更倾向于她没有怎么接触世界,对于世界还抱有一种懵懂的感觉,就像我之前在儿童节写的《童真是什么》里面的童真——让人愿意为了她的笑容(尽管我没有见过她的照片)去奋斗、去牺牲自我。她做事好像还没有什么目的性,似乎也没有因为虚无感而感到痛苦,她的快乐应该很单纯,我很羡慕她。

除了单纯地介绍母校,希望她能够来到这里得到比较好的教育的目的,或许还有一种荷尔蒙催动的目的,但是这并不强烈。也许是性激素的驱使,我对于每一个和我交流过的女生都有一些和她恋爱的幻想,我的理性在这些想法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我想过她会来到学校,然后拿着一大堆的行李,我去帮助她拿行李;我想过在开学的时候,我能够带她逛逛我认识不多的东西;我想过向她分享我的快乐、我的忧愁,听她讲述她的故事、她的情绪……也许是这个原因,但是理性告诉我就是这个原因。

她告诉我说,她准备去武汉大学。她有自己的选择,我为她感到高兴,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看到她的话语之后,会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实际上,她完全没有向我说她一定会报考我的本科院校。我猜测是我的愚蠢的大脑弄出的笑话,于是这个想法被我抛到了一边去。

但是,还是会失落的……或许她能够体会到我的失落,在最后问我说“我以后还能咨询你问题吗”——她很善解人意。

祝福她吧,希望她能够继续这样葆有童真的心(也不想她一直这样,毕竟像我这样怀揣正义、时常反省的人不是很多)。我推荐了一些书,应该能够帮助她——因为这几本书已经帮助我走出了很多困境。

Para 4

似乎有点偏题,但是我的确是这样想的——有些描述不出来,我就没有死命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