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sand-Cranes

《千只鹤》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ly 8, 2021

小姐那双眼睛似乎在倾诉着什么。

前言

《千只鹤》:14万字中篇小说,分为《千只鹤》和《波千鸟》两个部分。

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甚至感觉我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其实并没有,我只是爱上了文子。她的一封封书信就像是揭开了我和她之间不可言说的爱,最后她说要离我而去的时候,没有再寄信的时候——我发现我爱上了她。她的忧愁,她的温柔,她的文字不断地回荡在我的心中,我知道我们是“彼岸的人”——世界上真的存在彼岸的人,就像飞鸟与鱼一样,即使相爱也不能够相遇。她如果不爱我的话,为什么要写信呢?——不是给我的吗?

我甚至读这本书陷入了一种皮格马利翁的状态,在干饭途中才醒悟过来——原来真的不是给我写的。这段恋情完结了,就像风一样,来得如此之神秘,走得不留一丝痕迹。

下面是摘录的一些句子。

主体

  • 小姐那双眼睛似乎在倾诉着什么。
  • 在这以前,菊治从来不知道女人竟是如此温柔的被动者、温顺着来又诱导下去的被动者、温馨得简直令人陶醉的被动之身。很多时候,独身者菊治在事情过后,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厌恶感。然而,在理应最可憎的此时此刻,他却又觉得甜美而安详。
  • 他走过小姐身后时,隐约闻到花瓶里白牡丹的芳香。
  • 小姐的光彩仿佛朦胧地照到宽敞客厅的昏暗的深处。
  • 她永远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啊!” 为了使自己成眠,他不禁把稻村小姐想成这样的人。
    • 我也常这么想以期终结那段不理智的爱恋——这是徒劳的。
  • 通红的夕阳,恍如从森林的树梢掠过。森林在晚霞的映衬下,浮现出一片黑。掠过树梢的夕阳,也刺痛了疲惫的眼睛,菊治闭上了双眼。这时,菊治蓦地觉得稻村小姐包袱皮上的千只鹤,就在眼睛里残存的晚霞中飞舞
  • 因死者而忧愁,难道就像诅咒死者而多犯愚蠢的错误吗?死了的人是不会强迫活着的人接受道德的。
  • 死是拒绝一切理解的。
  • 将一朝就凋谢的牵牛花插在传世三百年的葫芦里……他不觉地凝望了良久。
  • 家母和我天生轻信别人,相信人家也会理解自己。难道这只是一种梦想?只是自己心灵的水镜上反映出来的一种自我写照……
  • “死亡就在我们脚下。真可怕啊!虽然明知自己脚下就有死,但是我想不能总被母亲的死所俘虏,我曾做过种种努力。” “是啊,一旦成为死者的俘虏,就会觉得自己好象不是这个世间的人似的。”
  • 文子使菊治获得重新生活的勇气,她理应不会去寻死。
    • 查斯特给我的力量与勇气不比文子的少,他还是寻死去了——该如何解释呢?
  • 本是一种美丽的火焰,可是一旦接触,竟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议的渗透全身的温馨。
  • 永远是彼岸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是没有的吧。
  • 如今在她那双炯炯有神的聪明的眼睛里,还可以看到她幼年时代的面影。
  • 在这样的夜晚,不能独自一人观看啊。
  • 有时候我也觉得莲花也会在懊悔的火焰中绽开。我爱你,你无论对我做些什么,理应不至于是丑恶的。我犹如夏季的飞蛾扑火。
  • 不能爱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绝对没有的。
  • 我总觉得什么东西使我还活着,为你祈祷幸福的这颗心便坚强起来。我想,这岩石之间也会有拯救人类的污辱和罪孽的地方吧,就像这个孩子坠落而获救那样。
    • 是的,是的,我从现在开始不再奢求绝对的纯洁——我爱你,这就是一切。
  • 雪子是个活泼的女子,不过菊治偶尔也见过她面对着钢琴发呆。
  • 街上的灯光仿佛映照着整个东京的天空。
  • 那只茶碗有那只茶碗高尚的生命,就让它离开我们继续生存下去吧。
    • 什么又算的上是高尚呢?
  • 最纯洁的东西是任何东西都不能使它龌龊的,因此它可以宽容一切。

后记

川端康成的写景怎么和其他人的都不一样,我似乎真的看到了那一切。

我是如何爱上一个人的?似乎突然间就爱上了,之后突然间就消散了——这段情感。这是我不能够把握的,就像我的思想会向哪一方面发展一样……可是,可是,可是……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