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21

自我审视的一些想法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ly 16, 2021

布莱克说:“有欲望却不行动的人生出恶臭。”尼采就是被这个害死的。

前言

不成文的想法,大概写写吧。——没有什么条理,因为最近几天都没有睡好,头脑常不清晰。

主体

Para 1

有一段时间,我常常以自我的探寻者、孤独的探索者自居。我发现前者还算符合,但是后者“孤独的探索者”似乎让我有些无地自容。

由于暑期不想回家——我猜测是想要假期过得自由一点,我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内是孤身一人在宿舍中生活。我起初是很高兴的,毕竟能有一段独处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不断地逼近的时候,我发现我有些担忧,或者害怕。在年龄达到15岁之后,我突然间变得不怕黑了,同时也不再担心自己一个人独处。而现在马上就要19岁了,我却不能够做到曾经那么无畏。

我猜测这种担忧害怕来源于可以交流的朋友的减少。人是依赖他人生活的——我以前常常认为我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不错,后来发现错了。如果想要保持一个健康的心理状态,我们需要和他人的交流。我在想,我该如何自处呢?之前的设想是出去溜达+学习+读书,希望能够有一些机遇吧。

也许幸运是短暂的,而孤单是长久的。其实我的对于爱的需求也存在可能出于孤单的缘由,而不仅仅是情欲。

Para 2

在近来的一段时间内,我总是因为自己的故作老成而批评自己。对于那些不那么崇高的东西,我时常怀有一种似乎是蔑视的态度,但是更多的应该是我的虚荣感(?)作祟。

今天看到了和菜头的一篇文章,让我很是感慨。我不多说别的了,可以看一看这篇文章。我从下面的一个评论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在高中的时候硬着头皮读完了《卡拉马佐夫兄弟》,一整天把“苦难”挂在嘴边,鄙视读小清新文学的同学,更看不起不读大部头的人。现在我大二,在湖北的农村调研,昨天和一位老奶奶聊到一半,她打开屋门向我介绍瘫痪在床的儿子,屋里一团黑,儿子嘶哑地号叫,母亲抚摸着孩子的头,把号叫翻译成土话。我探进去又出来,探进去又出来,在门前的阳光里无地自容。

记得不久前一位同学说她最近在读三毛,而我在心中表达了一点的蔑视以及简单的自得。几天过去了,我感到了幼稚和轻微的愚蠢。

我在不断地成长,我希望我能够智慧一点,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应该太过轻狂了。——显得很年轻,有时候还可能会伤害到他人。

Para 3

昨天和化学老师聊了一下读书,发现长者的智慧的确能够让青年人受益。我用了将近一整年的时间发现的一个道理,她能够很好地理解并且将其贯彻到自己的人生之中,这是智者的行为。

而我需要的不仅仅是阅历,还有生活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