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35

什么是自我欺骗?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November 16, 2021

对自己说谎和听自己说谎的人会落到这样的地步:无论在自己身上还是周围,即使有真理,他也无法辨别,结果将是既不自重,也不尊重别人。一个人如果对谁也不尊重,也就没有了爱;在没有爱的情况下想要消遣取乐,无非放纵情欲,耽于原始的感官享受,在罪恶的泥淖中完全堕落成畜类,而一切都始于不断的对人和对己说谎。

——《卡拉马佐夫兄弟》

(此文结构不清晰,没有经过长期的思考,而是由一种激情作出的文章)

前言

从前,老师教导我们:“不要自己骗自己。”我常以为这是一句空话,难道会有人自己欺骗自己吗?——没想到当时的我便在欺骗自己。

康德认为世界存在先验道德,我认同他。结合人不应当欺骗自己的推断,我们似乎能够得到一种类似于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认同的水晶宫的世界。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希望在这篇文章中展现一些关于自我欺骗的东西。由于我的生活经验不够,对于世界的认知还不清晰,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程度还不够深,文章可能会有许多谬误,还请谅解。

主体

Para 1

欺骗是一切罪恶的起源,没有人能够逃离。

欺骗往往与虚伪联系起来,而提起虚伪,有许多人认为卢梭的《忏悔录》是一部完全的自我标榜的虚伪作品,有许多人认为托尔斯泰的道德主义是虚伪的善。但是,当我们了解一些之后便会发现这一切并不是这么简单。难道卢梭、托尔斯泰给我们带来的教诲不足以抵消掉那些所谓不合情理的东西吗?

我为卢梭和托尔斯泰作的辩护中已经预设了立场:我确实认为他们有些虚伪,做出判断的理由是我自己根本无法逃离这个欺骗的怪圈——有时候,我的确想要将自己全盘托出,可是话到嘴边就成为了类似于无病呻吟的自我辩解。尽管不愿意承认(因为承认就显得太过傲慢),但是我的确认为我的经历能够代表整个人类群体的精神状况、道德斗争,我甚至认为我就是整个人类。——我知道这是疯狂的,可是非理性的疯狂代表不了人类的一个侧面吗?

欺骗的起源是什么呢?


此部分与全文无关,完全是我个人困意写出来的文字。

我所认为的这种欺骗并不是一种确实的欺骗,那是一种无意识的疯狂。当我们欺骗自我的时候,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确实如此,一切都像我们想的那样。理性所认知的与非理性所认同的完全不同。一般来说,我认为非理性所认同的东西是不值得信赖的,因为它随时都在改变,时刻都在否定上一刻的自我。

——这就是我所谓的欺骗,这就是我所谓的人类本质的罪恶。

如今是纯粹理性掌控的世界,世界也应当为纯粹理性所控制。于是,非理性的一切便成为了罪恶


Para 2

自我欺骗的不可避免性。

不知道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你明知这一切并非如此,却仍旧这样告诉别人,甚至你所做的对你还有很大的坏处。我们在无意识地欺骗他人,并且不知悔改,此后仍旧欺骗他人。

我常常希望通过现代心理学去解释有关人的许多事情,因为我没有其他的手段去解释,或者说:让他人信服。而对于无意识的欺骗,我想任何一个能够认识到一些有关人深层次的心理的人,都不敢于下断言。这种欺骗有关罪恶,有关人最本质的非理性。——也可能仅仅是我的知识不足以去解释这种情况的广泛发生。


《地下室手记》或许能够用来解释自我欺骗的不可避免性:

地下室人所幻想的他人对他的责难,能够看出来他似乎享受着这种责难,并且乐于被贬低:

“您渴望生活,并且自己用混乱不堪的逻辑来解决生活问题。您举止多么轻狂,多么令人厌恶,但与此同时,您又多么提心吊胆!您胡说八道,并以此沾沾自喜;您言语粗鲁,而自己又无休无止地为此担惊受怕,请求原谅。您要人家相信,您天不怕地不怕,与此同时,您又对我们的意见阿谀逢迎。您要我们相信您恨得咬牙切齿,与此同时,您却大说俏皮话,逗我们发笑。您知道您的俏皮话并不俏皮,但您显然认为它富有文采而自我陶醉。您也许真的受过苦难,然而您丝毫也不尊重自己的苦难。您也掌握了真理,可您却缺乏高风亮节;您出于渺不足道的虚荣心,拿您的真理到处炫耀、出乖露丑、大做交易……您确实想说出点什么来,然而,却由于内心恐惧而藏起了至关紧要的话,因为您没有和盘托出的毅然决然,却只有厚颜无耻的胆小如鼠。您夸耀意识,但您又总是摇摆不定,因为您虽然也在困心衡虑,但您的心灵却已被淫逸放荡所腐蚀,而没有纯洁的心灵——也就不会有完全的、正确的意识。而且您是多么惹人厌烦,多么纠缠不清,多么装腔作势!谎言,谎言,全是谎言!

我所引用的地下室人的话,根据我本人的心理,能够作出断言:自我欺骗是不可知的,在我的思想中,现实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似乎世界在下一秒就能够完全毁灭。

我只为自己一个人而写作,而且我要一劳永逸地声明:如果说我似乎也是为读者而写作的,那也只不过是为了装装样子,因为这样我便可以更轻车熟路地写下去。这只不过是形式,虚有其表的形式而已,我可是永远也不会有读者的。我对此早已有言在先。

如果根据进化论的学说,我们的这种欺骗能力能够我们在未来惨淡无光的情景之下继续生存下去,延续种族的生命。——这是一种荒诞吗?

Para 3

认识到自我欺骗。

黑塞认为:如果一个人抓住了一个奇异的真理,又将思索与生活合而为一,以致孤立于周遭的人群中,成为一切的敌人,这样的人便可以和耶稣相比。——那么认识到不可避免的自我欺骗是否算得上奇异的真理呢?

是否只有背负许多罪恶的人才能够认识到自我欺骗呢?应该不是,我们意志清醒地欺骗自己的情况是常见的。——这是不是一种对自己生命的辩解呢?

我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认识到自己全部的欺骗行为。《互联网中的人》中,我所展现出来的卑劣的行为是我最近才认知到的。在此之前,或许我已然发现这一切,却依旧乐此不疲地去做……

或许,我们只能够理解自己从前的自我欺骗,不可知仅仅对于现在的瞬间成立。

后记

“我们所谓的明悟到底意味着什么?那是自我欺骗吗?我认为并不是,我的确认识到了一些东西,尽管不知道是否正确。生命给我带来的是狂想,我只得不断生活下去,无论是否正确。明悟似乎是给我的一种慰藉?”这是我在散步途中(?)在手机上记录下来的想法。

我一天中产生的想法大多是对于自我的怀疑:我在怀疑自己是否远离了生活,我在怀疑自己是否在自我欺骗而不自知。我常担心自己成为了那种“远离生活”的生活在自我幻想中的人:难道他人真的就像我所见到、所理解的那样吗?

我并不愿意为用地下室人那种“我之所以卑劣,是因为我在同类中出类拔萃”愚蠢的断言为自我的卑劣作辩解。——换言之,我不想成为地下室人。而我在近来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像地下室人,那样的卑劣、愚蠢、色厉内荏、欺骗自我。

难道形而上的思想有这么重要吗?我对于这个纯粹理性世界有许多不满,难道这种不满能够转化为对于物质的无尽讽刺与对精神的无端推崇吗?或许我近来产生的如此多的思绪完全出于曾经所读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生活中不断地体验到陀哥的思考,于是我便成为了我所认为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记得NASA有一个名为“超越爱因斯坦”的项目,也许我也应当做一个“超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思考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