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on-the-hill

《山上的树》

Written by Nietzsche, posted on November 17, 2021

选自微信读书钱春绮译本,对我帮助很大。感觉那个青年就是我自己,而查拉图斯特拉卸下了伪装,成为彻底的尼采。

山上的树

查拉图斯特拉的眼睛看到一个青年躲开他。某日傍晚,他在围抱着那个叫做“花斑母牛”的市镇的山中独自走过:瞧,他在路上看到这个青年靠在一棵树旁坐着,露出疲倦的眼光眺望山谷。查拉图斯特拉走近这个青年坐着的地方,抓住那棵树,如是说道:

“如果我要用双手摇这棵树,我可能摇不动。

可是我们看不见的风,折磨它,要把它弯到哪边,就把它弯向哪边。我们被看不见的手极其厉害地弄弯和折磨。”

这个青年听到这番话,惊慌失措,站起身来说道:“原来是查拉图斯特拉,我正在想到他哩。”查拉图斯特拉回道:

“你什么对此大为震惊呢?——可是对人跟对树,道理却是一样的。

它越是想往高处和亮处升上去,它的根就越发强有力地拼命伸往地里,伸向下面,伸进黑暗里,伸进深处——伸进罪恶。

“是的,伸进罪恶!”青年叫道,“你发现我的灵魂,你是怎样办到的呢?”

查拉图斯特拉微笑着说道:“有许多灵魂是永远无法发现的,除非预先臆造。”

“是的,伸进罪恶!”青年又叫了一遍。

“你的是真话,查拉图斯特拉。自从我想升到高处以来,我不再相信自己,也没有人再相信我,——怎么会如此的呢?

我变得太快:我的今天否定我的昨天。我登高时,常常越过阶梯跳级,——任何阶梯都不原谅我。

我到了上面,我总觉得我是孤独一人。没有人跟我说话,孤寂的寒气使我战栗。我去高处,要干什么呢?

我的轻蔑和我的渴望一同增长;我登得越高,我越发轻视登高的人。他在高处到底要干什么呢?

我对我的攀登和跌跌撞撞觉得多么惭愧啊!我多么嘲笑我的剧烈的喘息!我多么憎恨飞驰的人!我在高处是多么疲倦!”

说到这里,青年沉默了。查拉图斯特拉看看他们站立之处的身边的那棵树,如是说道:

“这棵树孤单单地站在这里的山坡旁;它高高地向上生长,超过人和兽。

即使它想说话,它也找不到理解它的人:它长得这样高。

现在它等了又等——它到底在等待什么?它住得跟云的住处太靠近:它也许等待最初的闪电?”

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番话,青年做了一个强烈的手势,叫道:“是的,查拉图斯特拉,你说的是实话。当我想登到高处时,我渴望我的毁灭,你就是我所等待的闪电!确实,自从你在我们面前出现,我还算个什么?毁掉我的,乃是对你的嫉妒!”——青年这样说着,伤心地哭了起来。查拉图斯特拉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带他一同走去。

他们一同走了一会儿以后,查拉图斯特拉开始如是说道:

我的心碎了。你的眼睛,胜过你的说话,对我说出你的一切危险。

你还没有自由,你还在追求自由。你的追求使你通宵不寐,过于清醒。

你要到达自由的高处,你的灵魂渴慕星空。可是你的不好的本性也渴望自由。

你的那些野狗想要自由;如果你的精神企图打开一切牢门,它们会在地牢里高兴得狂吠。

我看,你还是一个妄想自由的囚徒:唉,这种囚徒的灵魂变聪明了,但也变得狡猾和恶劣。

精神获得自由的人还必须净化自己。在他的身心里面还留有许多牢狱味和霉味:他的眼睛还必须保持纯洁。

是的,我知道你的危险。可是我凭着我的爱和希望恳求你:不要抛弃掉你的爱和希望!

你还觉得你自己高贵,对你怀恨而投以恶意的眼光的其他人,也还觉得你高贵。要知道,一个高贵的人对任何人都是障碍。

一个高贵的人对于善人们也是障碍:即使他们把高贵的人称为善人,他们也是想借此把他撵走。

高贵的人想创造新事物和一种新的道德。善人想要旧事物,想让旧事物被永远保存。

但是高贵者的危险,并不在于他成为善人,而是在于他会成为厚颜无耻者、嘲笑者、否定者。

唉,我曾认识那些失去自己的最高希望的高贵者。现在他们污蔑一切高尚的希望。

现在他们厚颜无耻地度日,追寻短暂的欢乐,几乎没有超过一天以上的目标。

“精神也是一种情欲”——他们这样说。于是他们的精神的翅膀折断了:如今精神在爬来爬去,污染它所咬之处。

从前他们想成为英雄:现在他们是荒淫的人。对于他们,英雄乃是怨恨和害怕的对象。

可是我凭我的爱和希望恳求你:不要抛弃掉你的灵魂中的英雄!把你的最高希望当作神圣的事物保持着!——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