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Keywords-of-2021

我的2021年关键词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December 31, 2021

区分的时代过去了,体系战胜了它。

前言

像许多人一样,我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做一次总结。从前,我使用的是一连串的事件组合以展现个人的生存成长近况。今年,我并没有感受到非比寻常的事件,也没有一个事件能够串联起我一年的经历。——可是,一切并不是这样,我想:我遗忘了许多东西。

《我们该如何解释这疯狂的一年?》

寒冷,寒冷,尽量束缚了手脚,

潺潺的小河用冰封住了口舌,

盛夏的蝉鸣和蛙声都沉寂,

大地一笔勾销它笑闹的蓬勃。

谨慎,谨慎,使生命受到挫折,

花呢?绿色呢?血液闭塞住欲望,

经过多日的阴霾和犹疑不决,

才从枯树枝漏下淡淡的阳光。

奇怪!春天是这样深深隐藏,

哪儿都无消息,都怕峥露头角,

年轻的灵魂裹进老年的硬壳,

仿佛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袄。

—— 节选自穆旦《冬》

这是一场历时甚久的巨变,我如今还无法从中看到任何我能够做的事情。

主体

2021关键字

抽象概念:永恒与虚无、真理与荒谬、理性与非理性、罪与救赎、生活、自我、意识、孤单、爱、回忆、道德

人物:陀思妥耶夫斯基、赫尔曼·黑塞、阿尔贝·加缪、川端康成

事件:贝雅特里奇的幻影、生存基础的崩塌、理性认知的多重转变

不知道以后看到这些词,是否能够像听到一首歌那样将我移置到现在?

时代

凡是智力不发达的人总喜欢提到时代,认为他们懂得并且重视时代的特点,而且人的本性是随时代而改变的。——列夫 · 托尔斯泰

我到现在还记得很久以前:是不是每一个人在第一次了解到伏尔泰的“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第一次了解到卢梭所言“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中”,都会感觉大为震撼?似乎有一道电流从上苍射来,贯穿于全身,让人为之颤栗。

启蒙时代给我们带来的理性与智识,轴心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文化、思想的辉煌,我们这个时代会有什么呢?一堆玩弄抽象概念的蠢货,还是一个创造的时代。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自媒体”这个概念给我带来的震撼,那是在看网络小说的时候,作者给我描述了他心中的自媒体。而作为新时代的产物——编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工具,我们似乎能够使用它去做任何事情。The Art of Code is Creating。我们在创造,无论是文字、博客、播客、视频,还是其他的一切。而真理是无法创造的,要去体验。

我们在创造、在创新,任何人都拥有比苏格拉底更多的知识,可是每个人都离苏格拉底的智慧很远——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是无知的。

唯一的出路:意识到每个人的局限性,意识到科学的局限性,意识到知识的局限性。

实践与生活

当我们将 具体生活 当作生活的唯一的时候,是否会忘记曾经闪耀在每一个智者生命中的智慧?关于实践智慧和实在生活的理论非常Powerful,一旦陷入其中便难以脱身。

尼采告诉我们:回归到大地中去。可是他没有说,到底该如何回归。我唯一意识到的是:应当回归大地,这是一个困境。当我们完全抛弃智性生活的时候,我们便离死亡不远了。

死亡,唯一让人能够获得成长的手段。就如今而言,实践不能给人带来死亡。

2022年

我在 Essay-35 写到了超越陀思妥耶夫斯基,而在我成为我所认为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之前,我已经深受克尔凯郭尔影响。我从加缪、萨特那里得到的,全然是克尔凯郭尔的知识。

我开始阅读克氏,从他的文字中,我看到了曾经的自我:一个期盼在永恒与虚无之间保持平衡的人。他失败了,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走得比他更远。

在2022年,我希望我在年末写的关键词中:超越与逃避 能够排在第一位。

后记

从前,我并不能够理解尼采所说的回归大地。最近的一天,当我切实踏上土地的时候,感受到日光的照耀时,我知道了一切——生命的基础绝不仅仅是与他人的交流,还有对大地与太阳的无限眷恋。

克尔凯郭尔的【恐惧】、海德格尔的【畏】、我的【虚无】,用海明威的话来说:不能在大地与太阳手中撑过两回合。

当然,无限回退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蒙昧的时代过去了,纯粹理性世界也应当在某一个时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