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44

生命的另一面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February 5, 2022

人们总是会为自我找借口开脱,当我们从未见识过切实的死亡的时候,这似乎是行得通的。

(本文又名:《当死亡切实来临》)

前言

我们要证明最近几年的进步也影响到我们的思想观念,我们应当直言不讳:生了儿女的还算不得父亲,生了儿女而又尽到责任的才算是父亲。——《卡拉马佐夫兄弟》

图源:《反思一个十四岁跳楼少女的遗书》

原帖是上面的文章,不需要看任何作者的文字,因为他似乎只是想要将这当作一种社会事件进行批判。批判社会事件是期望迫使国家、社会作出行动的行为,这已经有很多人去做了。而真正能够帮助他人的文字,却少有人去创造。我不愿意成为舆论的一份子,所以很少去附和他们。


不知道各位读完这封遗书之后,会有什么感受呢?本来我想要使用此前所谈论的【自由的重负】理论去说明我的感受,当我准备下笔之时,我感到了自己语言的苍白。

我们不能将“反省这件事留给岁月”,就是现在,我们应该了解到我们的错误

——本文有些跑题,因为太久没写这种类似命题的文章了。而且写得有些扯淡,没有什么条理。主要原因可能是我认为,的自我关于这封信的感受已经足以领会到我想要传达的东西——这是无法言说的。

为了不引起各位的反感,在这篇文章中,我会尽可能地减少使用哲学、宗教术语。例如轮回

主体

Para 1

伊凡·卡拉马佐夫说:“我坚信在三十岁之前我的青春将战胜一切,战胜对生活的种种失望和厌恶心理。”

在这个号称“青年崇拜”的时代,我们往往认为生命具有无限可能。我马上就要 20 岁了,正处于这个时期。在我的知识与阅历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东西似乎是不能避免的。似乎真的有一种类似于卡拉马佐夫式的“极端堕落的万丈深渊”,我们越是长大,就越靠近它。

我将它称为“罪”,在此篇文章中写作“错误”。

每当我看到相同的错误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怀疑:难道真的有一种罪孽是从最原初的从前流传下来的吗?现在,我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有一点是能够确定的,我们长大的途中会不断犯错。并且,随着我们年龄的增大,我们对于错误的辨识变得愈发精准——我们完全能够根据自己的错误去审判自己,以一种精确的量刑。

每一个人对于错误的定义是不同的,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总是会忽略看似微不足道的错误

Para 2

佐西马长老说:“一切罪恶都始于不断的对人和对己说谎。对自己说谎和听自己说谎的人会落到这样的地步:无论在自己身上还是周围,即使有真理,他也无法辨别,结果将是既不自重,也不尊重别人。” (略有改动)

当我们回想一下,那些错误是否真的微不足道呢?当然不是。这些微小的错误会酿成大祸,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可是我们在不断说服自我,这一点东西可以忽略的。这种说服就是自我欺骗,就是下一次错误的出发点。

生活在这一套社会范式之中,图片中朋友圈贴出的“马上就要双减,她何苦呢?”就是自我欺骗

我们在不断地成长,那些曾经的情绪与困难似乎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海德格尔说:“哲学史就是存在的遗忘史。” 一个庸俗者的成长史就是过去情感的遗忘史。——许多谚语都在说明这句话 “屠龙者终成恶龙” “我们从历史中吸取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从来无法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难道我们真的不能从曾经的错误汲取教训吗?

我的生命就是在和自我欺骗作斗争的生命。

Para 3

卡夫卡说:“我们必须有的是这些书,它们像厄运一样降临我们,让我们深感痛苦,像我们最心爱的人死去,像自杀。一本书必须是一把冰镐,砍碎我们内心的冰海。”

只有死亡,这世间唯一的普世正确性真理才能够让我们得到真正的成长。我往往在书籍与孤独中获得死亡的体验。

我相信: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