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45

可计算的利益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22

在此,我作出微不足道的声明:任何完全根据可计算利益行动的人都绝不会成为我的朋友,也绝不会成为一个值得我尊重的人。

前言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被侮辱和损害的人们》中给我们刻画了这样一个人:

有意义的是个人,是我本人。一切为我,整个世界为我而存在,听我说,我的朋友,我还相信在世上可以活得很好。这是最好的信念,因为没有这个信念,就是想勉强活着也不行,只好服毒自尽。据说有一个傻瓜就是这样了结了生命。他沉湎于空谈哲理,以致摧毁了一切的一切,甚至摧毁了人的一切正常、自然的义务的合理性,他终于一无所有,结果只剩下了零,于是他宣布,人生最好的东西就是氢氰酸。您会说这是哈姆雷特,是可怕的绝望,总之,是一种我们连做梦也不会有的庄严的情操。不过您是诗人,而我是凡夫俗子,所以我要说,必须以最简单、最务实的观点来看问题。比如我,早就摆脱了一切束缚甚至义务。只有在尽义务能为我带来某种利益的时候,我才认为我有义务。您当然不会这样看问题,您受到束缚,您的爱好是病态的。您追求理想,追求美德。可是,我的朋友,我也愿意承认您所说的都对,但是我能怎么办呢,既然我明明知道,人类一切美德的基础乃是最深刻的利己主义。一件事越是合乎道德,其中的利己成分就越多。爱自己,这是我所承认的唯一信条。


当今世界,我们能够使用数字去模拟任何一件事情、任何一个东西、任何一个人。当我们否认数字能够模拟我们自己的时候,我们手上、云端的数字产品会毫不讳言地说:I can。许多人否认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东西能够判断自我的行为,而这显然是【自我欺骗】。我们的自我同一性已然揭示这一事实,总有人能够辨识(预言)出的行为。——更何况是不断进步、不断修正的算法。

我反对上面的看法,即便那是我的。

在此,我简要说明我的看法:任何依据错误理论推断出来的“正确”结果,都是不可信任的。这篇文章希望反对的是“基于可计算利益作出行动”,我没有列举出来任何一个错误引起的后果,因为那是不可言说的。我想要传达的是文字背后的东西,情感与精神

——本文后续跑题了,因为我好困。

主体

Para 1

这里我希望对于可计算利益作简单的解释。

因为这是一个没有仔细思考取的名字,在我写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它并不能够反映我想要传达的东西。它不仅仅是钱,是与钱有关的一切。这种关系并不是相关,而是能够为钱所转移的。我们需要钱,不是需要那一串数字和纸张。而是一种保障,保障我们能够生活下去、能够成功、能够拥有资本……有人将找不到对象完全归结于自己没钱,那么对 Ta 来说:未来的伴侣就能够能为钱所转移的,就是一种可计算利益。

一种能够为所有人完全认同的可计算利益是不存在的,至少,我就不认同。

Para 2

曾经,我还是使用意识形态去给那些陷入争端的国家找理由;后来我发现太困难了,于是使用钱。原来,这一切是这样的顺理成章。

当我无法想清楚一件有关于政治的问题时,我往往会根据谁能够赚钱去看待。我马上就能够根据钱给出理由去阐释,为什么这一切是这样的(当然,这仅仅是一方面)。我越来越厌恶政治,越来越厌恶战争,越来越厌恶愚蠢的宣传。

他们将法西斯式言论“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当作真理,是啊,干掉了所有反对者不就等于主观性真理完全上升到了正确性真理吗?毕竟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所谓一切恐惧都源自火力不足,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永无休止的愚蠢与野蛮。任何反对他们的人都被冠以网络用语“非蠢即坏” “行走的 50w”,我不想评论这些词语。

当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人因为那些金钱而死亡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停下步伐听听他们灵魂的呼声?当新一代父母被孩子问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时,另一边的战场上孩子问他的父亲“为什么我们生活在战争中”。父母不知道怎么回答,然而处境却完全不同。——“Because they hate us.”是那位父亲的回答。

$\text{I’ve done nothing.}$

——此 topic 下,我并不能说很多。第一是因为我对政治的厌恶,在不断减少非必要的政治信息接收。第二是众所周知的原因。第三是关于正经的意识形态讨论,我并不太懂。

Para 3

许多人沉浸于自我编织的幻想世界中,告诉自己:$\text{Money is everything}$。

我生活在工业社会,生活在 $\text{capital is the only truth}$ 的国家。我记得在豆瓣看过一个帖子,讲述的是:一个老师描绘了共产主义生活,然后问同学“还需要钱吗”,同学异口同声地说“需要”。老师很诧异,他说:“你们已经有了一切,还能够自我实现,为什么还需要钱?我感到很诧异。” 帖子下的点赞最高的评论是“老师想为国家背书,想割我们韭菜。没想到我们都这么聪明。”

有没有感到几分荒诞?如果没有的话,试着反问你自己。


在高中时,我不止一次陷入利己主义泥潭。利己主义往往与功利主义脱不开关系,甚至我想说:利己主义是功利主义无限后退的结果。那时候,我将【自我】置于一切之上,却忘记了一个事实——我们生活的意义全然在于他人。我自诩高级的利己主义者,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将世间一切看作是能够被计算的东西,其中有关于【自我】的权值最高。我并没有使用数字去计算(主要是没这个能力),而是根据自己的感觉,类似于“美国优先”。

此类利己主义者是最令人厌恶的一类,因为他总是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背叛你。当背叛你的时候,他还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辩解——毕竟自我的声誉也很重要。毫无疑问,那一切都是诡辩。而他无法意识到他在自我欺骗,因为一切都归于自我的世界是多么美妙啊。

直到,有一天看向镜子,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一样。为什么眼中都是浑浊?曾经,我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到我喜欢的小说人物,看到坚毅的精神,看到【过去】与【希望】。

后记

写本篇文章是希望传达一种情绪,对许多人、许多事件感到愤懑的情绪。

我们永远无法告诉一个沉浸其中的人:$\text{You’re wrong}$。他们会认为你想要骗他们的钱,他们的生命中只有可计算利益。他们将自己认同的一切挂在嘴边,“世界就是这样”。

对,世界就是这样。我不是这样,我就是他们眼中的蠢货。

有许多人是不自知的。因为他们只是在自身利益受到损害时,才表现出明显的特征。平常时候,他们和其他人一样。——然而,每个人都是其他人,包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