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47

对LGBT的一些想法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March 4, 2022

LGBT:非异性恋的性少数群体。

人是万物的尺度。——Protagoras (普罗泰戈拉)

前言

本文并不想挑起争端,只是希望通过对特定话题的阐释提出我的想法。这篇文章并不期望改变你对于 LGBT 群体的看法,因为任何人都拥有厌恶或支持他人的权利,但是极端主义者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受欢迎的。

西方关于 LGBT、环境保护、动物保护……中许多塑造人的个性的观念出现了“政治正确”,也就是意识形态。我想有不少人支持这些是因为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意识形态所操纵,他人决定了自我——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比隐私保护要恐怖许多。

一个能够在任何时刻尊重他人的人是不会被自己厌恶的,我们应当尊重他人

主体

Para 1

此前我对于 LGBT 的偏见。

启蒙时代的思考给西方文明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 21世纪 的我也深受其影响。最初我对于 LGBT 抱有“人生而平等”的想法,这种想法是幼稚的,但也是一个人最本真的想法。我甚至与有些偏见者进行过口头上的简单辩论,当然此类辩论往往是毫无效果的各说各话。

最初的我并没有了解过这个群体,此后我稍微逛了逛 LGBT 的论坛,一堆不堪入目的图片与文字。那时候,我为自己捍卫过这个群体而感到羞愧——他们似乎只知道肉欲。我到现在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性在有些人心中那么重要,所谓的生理需求完全是一个借口。

这段时间,我也并没有再去他们的论坛与社群,然而我的想法却发生了改变。

Para 2

我的看法转变。

如今我想我能够不带偏见地看待 LGBT 群体,因为我将自我从一个“泥潭”中拽出。我将这个“泥潭”称作“血统”或“血脉”。

什么塑造了一个人?绝对不仅是基因,我甚至愿意将基因放在最后面。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提出“人是政治的”;后来,马克思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这当然并不全面,但是人是生活在其所处的社会范式之中,社会关系在其中占据极大的一部分。一个人所受的教育,所维系的社会关系,所认同的价值理念 才是真正重要的。——换言之,灵魂在生活过程中不断成长,成长起来的灵魂是一个人的唯一标识。

通过血脉去评价一个人是不公正的。我常在中文互联网中看到对于其他族裔的仇恨言论,这是令人厌恶的。通过血脉去评价一个人不仅仅是不公正的,而且还是愚蠢的。许多人将基因看得非常重要,甚至认为不想让自己的劣质基因继续流传下去。此类言论不知是有自知之明,还是绝对的无知。——在我看来,生长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影响远远大于基因的影响。那些人应该说: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再来到这个肮脏的世界。

人是复杂的。

Para 3

伊凡·卡拉马佐夫说:“我坚信在三十岁之前我的青春将战胜一切,战胜对生活的种种失望和厌恶心理。”

有关于“血脉泥潭”的进一步阐释。

此前,我侮辱他人总是喜欢用“脑瘫”这个词,这很不好。这是自我欺骗的又一个实例,我本以为我能够摆脱。不知道这能不能类比于“熵”,类比于热力学第二定律。

一天,我在 B站 冲浪,看到一个(英文)视频。这个视频并不是关于脑瘫的科普,也不是一个脑瘫者努力生活的案例,而是一个脑瘫患者的丈夫在控诉网络暴力者,他的妻子蜷曲着哭泣。He said: “She did no harm to anyone. Why are you so mean to her?”

那一瞬间,我感到非常痛苦,一种类似于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感觉在我的内心中萦绕不散。我并没有侮辱她,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视频,但是我感觉我侮辱了她,我感觉我在站在一个位置上肆意地践踏她。一段时间内,我感觉我成为了《白痴》中的列别杰夫,嘴里不住地说道:“我真卑鄙,我真卑鄙。”

我在使用“脑瘫”去侮辱那些蠢货时,实质上是在抹杀自我对于他人的尊重能力,实质上是在让这个悲哀的世界更加悲哀。借用《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一段话:

要是我收下您送来的钱作为对我们蒙受耻辱的赔偿,我还能对我的伊柳沙说什么呢?

我要是自己都不能够尊重他人,那我为什么要呼吁他人尊重他人呢?(他人指:个体的人,而非众者)

后记

与正文无关。

无法返校对我产生的最大影响就是我无法再全身心地投入阅读,因为我在家中只希望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最近,我在尝试阅读一些通俗作品,以让自己能够尝试阅读那些对我真正有益的作品。——这是一个过程。


最近,西方意识形态扩张已经到达一个无法忍受的程度,不知道那些每天阅读 BBC、DW、CNN 新闻的人能否意识到呢?这些政客为了所谓的正义做出这么多令人作呕的龌龊勾当,侵略者、屠杀者、愚民者占据着权力的顶峰。这是人类文明走向灭亡的征兆吗?我不知道。

陀思妥耶夫斯基借小人物之口提出问题:“咱们俄国还有真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