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51

自我审视的一些想法(精神世界的过度扩张)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April 8, 2022

我应当为整个人类做这个,因为这是一个善良的作为。整个人类啊!多么伟大的想法,多么崇高的运动,以全人类的名义去行动、去拥有这样的一个至高的全权代表地位。——《诱惑者日记》

前言

从我开始运营该博客开始(也许是更早),我就意识到:我对于精神世界的过度看重。现在,它依旧在扩张——我精神世界中的自我。

我将它称为:灵魂。

——此前,为了引入灵魂,我特别写了一篇文章《与他人的关系》。此灵魂非苏格拉底所谓灵魂,而是我定义的一种“自我”,它是重要的,但不能入侵不属于它的一切。

关于柏拉图和苏格拉底,在我的笔下他们的思想是一致的。毕竟苏格拉底没有写书,我也不是此方面的专家。

主体

Para 1

世界的二分性。

周三上体育课(武术拳)时,老师向同学提问:“学习了这么久,你对于武术背后的文化、哲学思想有什么想法?” 我蓦地想到古老的阴阳思想,我想:“二元论的世界观是最朴素、原初的想法,但是其中蕴含着某种真理。” 古代先哲在哲学定义之初就将所有永恒的问题提出,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解答。(哲学不是自然科学,它必须高于或低于自然科学。在学习自然科学时,我们完全可以不学习牛顿力学,直接学习现代物理理论;而在学习哲学时,首要的事情就是阅读哲学史。哲学传承的是自古流传的精神,其中不仅仅是理性精神。)

有时,世界图景是二分的,它被分为“精神世界”与“现实生活”。我将精神世界描绘为一种唯我的存在,而现实生活则是能够实际感受到的一切。在探寻真理的路径上,我被圣·奥古斯丁的箴言所鼓舞——“别想着向外求索;返回你自身,真理栖居于灵魂之中”。那时我对纯粹理性所持有的批评态度正值顶峰,换句话说,奥古斯丁的箴言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就是真理。(由于认识不足,我不由自主地将纯粹理性与现实生活、非理性与精神世界连结起来,这是错误的。不久后可能会写一篇文章澄清这一谬误)

此后,唯我论在我的内心疯狂地生长。

——实际上,唯我论的崩溃早有预兆:《玻璃珠游戏》。当时写书评的时候,我特意避开了二元世界的讨论,也许是因为潜意识中对于自我意识的绝对认知。

Para 2

精神世界的极端扩张/唯我论的极端认知。

三天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孩子与成人》。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思考的一个问题,可以看出的是:在这篇文章中,我使用的是很久以前热衷于使用的词语“自我”、“范式”、“代庖”……有些词延续到最近的文章中——“自我”。

我将描述一个关于婚姻的理论:“婚姻是独属于我和她两个人的。双方亲人朋友的影响应该排除,因为我的婚姻不是经济共同体,而是精神世界占据主导地位的婚姻。我不需要因为她的缘故,而对她的父母有多余的尊重。我只需要按照我对于人的判断,而对她的父母保持比较公正的评价,而这评价决定了我对她父母是该怀有‘人格上的基本尊重’还是‘高于基本的尊重’。同样地,她对我的父母完全不需要尽任何义务,因为她是一个作为个体的人,她具有自己的判断力。与此同时,如果我们对彼此的生活形式有任何不喜欢、厌恶的想法,完全可以要求对方改正或者拒绝此生活形式。比如,我不喜欢她吃饭吧唧嘴,我完全可以拒绝与她共同进餐;她不喜欢我睡觉打呼噜,完全可以拒绝与我睡在一张床上。”——这是一种奇怪的婚姻理论,是我在前不久构建起来的。无论是婚姻,还是谈恋爱,绝不仅仅是有关于作为个体的Ta,而是因为一种情感,我们愿意去接受Ta的社会关系,同时和Ta一同承担起此社会关系带来的责任;在融入其社会关系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更加了解作为个体的Ta的生长环境。(我对于婚姻的认知非常浅薄,毕竟我从未有过恋爱经历。从我后面的解释可以看出:我认为婚姻与恋爱对于作为个体的人没有任何好处——如果承担责任不算好处的话)

而此婚姻理论的形成,源自于:我将自我置于精神世界的绝对中心。然而,排除了所有的他人,无论是大众,还是个体的人,都被拒之门外。这是不合理的,因为“人不是一座孤岛”不是一句空话。

就像科学不应该入侵到“人”的地方,精神世界中的自我应当牢守自己的领地,不能进入到“他人”的地方。——我对于他人的领域还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

Para 3

唯我论的崩溃。就像所有的重要的革命都有导火索,我将此次思想范式转换的导火索归因于《诱惑者日记》

我之前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浪漫主义者,因为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浪漫主义者,最多是一个道德主义者。此前的 Essay-15Essay-18,其中展现的思考是典型的浪漫主义者想法。当我沉迷其中时,我就意识到了我爱上的是一个幻影,而非一个具体的人。然而,在杯子和唇边之间有着很长的一段。克尔凯郭尔也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他做不到。(【认识到】与【领会到】的差别有如鸿沟,每个人都看过“待会去码头搞点薯条”的漫画,然而就我所看到的,并没有人能够真正领会到其中的精神——一种类似于《最不幸的人》中所展现的精神)幸亏,我同她的交集不多,不然就步入克氏的后尘了。我被伤害并不要紧,重要的是:她不能因为我的无知而受到伤害。

关于审美生活的缺陷,我已经阐明自己的观点,此处也就不再赘述。

当我认知到,我是一个浪漫主义者时,我就不再是浪漫主义者。

后记

困扰我许久的【自我】,终于在克尔凯郭尔的重压下倒下了,同时黑塞作为青年心灵的港湾的特质又一次展现了出来。我希望:再次站起来的【自我】能够认识到更多。

——关于精神世界的过度扩张,其实还有一个要点前面没有谈到,但是在提纲中写到了,我在此简单地谈一下。极端看重精神世界的一方面起因:可能是因为我在现实生活中,受限于生长环境与基因影响,我在身体素质方面比他人要差上一些。我推测:在我的内心深处可能存在某种去展现自我优势的渴望,于是将精神世界作为优势去展现。然而,这本就背离了我对精神世界的看法,也许正因为此,将精神世界看作是优势,最终成为了极端的唯我论者。这种大脑的自我美化趋向被我称为【自我欺骗】,这个名词定义可能并不完善,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揭示了某种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