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htrope-Walker

《走钢丝者》

Written by Nietzsche, posted on April 10, 2022

引自《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本,本文标题为我添加。

当查拉图斯特拉走到森林外边最先到达的市镇时,看到许多人聚集在广场上:因为曾有预告,叫大家来看一个走钢丝者表演。查拉图斯特拉对群众如是说道:

我教你们何谓超人:人是应被超越的某种东西。你们为了超越自己,干过什么呢?

直到现在,一切生物都创造过超越自身的某种东西:难道你们要做大潮的退潮,情愿倒退为动物而不愿超越人的本身吗?

猿猴在人的眼中是什么呢?乃是让我们感到好笑或是感到痛苦的耻辱的对象。在超人眼中,人也应当是这样:一种好笑的东西或者是痛苦的耻辱。

你们走过了从虫到人的道路,你们内心中有许多还是虫。从前你们是猿猴,就是现在,你们比任何猿猴还更加是猿猴。

你们当中的最聪明者,也不过是植物和鬼怪的分裂体和杂种。可是难道是我叫你们变成鬼怪或是植物的么?

瞧,我是教你们做超人。

超人就是大地的意思。你们的意志要这样说:让超人就是大地的意思吧!

我恳求你们,我的弟兄们,忠于大地吧,不要相信那些跟你们侈谈超脱尘世的希望的人!他们是调制毒药者,不管他们有意或无意。

他们是蔑视生命者,行将死灭者,毒害自己者,大地对他们感到厌烦:那就让他们离开人世吧!

从前亵渎上帝乃是最大的亵渎,可是上帝死掉了,因而这些亵渎上帝者也死掉了。现在最可怕者乃是亵渎大地,而且把不可探究者的脏腑看得比大地的意义还高。

从前灵魂对肉体投以轻蔑的眼光:这种轻蔑在当时是最崇高的思想——灵魂要肉体消瘦、丑陋、饿死。这样灵魂就以为可以摆脱肉体和大地。

哦,这种灵魂本身却是更加消瘦、丑陋而且饿得要死:作残酷行为乃是这种灵魂的快乐。

可是,我的弟兄们,请你们也对我谈谈:你们的肉体在讲到你们的灵魂时说些什么呢?你们的灵魂不就是贫乏、不洁和可怜的安逸吗?

确实,人是一条不洁的河。要能容纳不洁的河流而不致污浊,人必须是大海。

注意,我教你们做超人:他就是大海,你们的极大的轻蔑会沉没在这种大海里。

你们能体验到的最大的事物是什么呢?那就是极大轻蔑的时刻,在这个时刻,连你们的幸福也使你们感到恶心,你们的理智和道德也是如此。

在这个时刻,你们说:“我们的幸福有什么重要呢!它是贫乏、不洁和可怜的安逸。可是,我的幸福应当是肯定生存本身!”

在这个时刻,你们说:“我的理性有什么重要呢!它追求知识如同狮子追求食物吗?它是贫乏、不洁和可怜的安逸!”

在这个时刻,你们说:“我的道德有什么重要呢!它还没有使我热狂过。我对我的善和我的恶是怎样感到厌烦啊!这一切都是贫乏、不洁和可怜的安逸!”

在这个时刻,你们说:“我的正义有什么重要呢!我看不出我是火和煤。可是正义的人却是火和煤!”

在这个时刻,你们说:“我的同情有什么重要呢!同情不就是那位爱世人者被钉上去的十字架么?可是我的同情并不是什么钉上十字架的死刑。”

你们已经这样说过吗?你们已经这样叫过吗?啊,但愿我曾听到你们这样叫过!

可是,用火舌舐你们的闪电在哪里?你们必须让它灌输的疯狂在哪里?

注意,我教你们做超人:他就是这种闪电,他就是这种疯狂!——

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些话,群众中有一人叫道:“关于走钢丝者的事,我们已经听够了,现在让我们瞧瞧他的真本领吧!”所有的群众都嘲笑查拉图斯特拉。而那个走钢丝者,他以为此话是指他而言,就开始表演起来。


查拉图斯特拉却望望那些群众而感到惊异。随后,他如是说道:

人是联结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的一根绳索——悬在深渊上的绳索。

走过去是危险的,在半当中是危险的,回头看是危险的,战栗而停步是危险的。

人之所以伟大,乃在于他是桥梁而不是目的:人之所以可爱,乃在于他是过渡没落

我爱那些不知道怎样生活的人,他们只知道做个没落的人,因为他们是向彼处过渡者。

我爱那些大大的蔑视者,因为他们是大大的尊敬者,是向往彼岸的憧憬之箭。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们不向星空的那边寻求没落和牺牲的理由,他们只向大地献身,让大地将来属于超人。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为了求认识而生活,他想认识有一天超人会出现。因此他情愿自己没落。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干活、动脑筋,是为了给超人建住房,为了给超人准备大地、动物和植物:因此他情愿自己没落。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爱自己的道德:因为道德就是甘于没落的意志,一支憧憬之箭。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把自己的道德变为自己的偏爱和自己的宿命:因此他甘愿为自己的道德生存或死灭。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不愿具有太多的道德。一个道德胜于两个道德,因为一个道德是扣住命运的更牢固的结。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的灵魂很慷慨大方,他不要人感谢,也不给人报答:因为他总是赠予而不想为自己保留。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为掷色子赌赢而感到羞愧,并且自问是不是作弊的赌徒?——因为他自甘灭亡。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在行动之前先抛出金言,他所履行的,总超过他所许诺的:因为他自愿没落。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肯定未来的人们,拯救过去的人们:因为他甘愿因现在的人们而灭亡。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因为爱他的神而惩罚他的神:因为他必须干神怒而灭亡。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的灵魂虽受伤而不失其深,他能因小小的体验而死灭:因此他就乐愿过桥。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的灵魂过于充实,因此忘却自己,而且万物都备于他一身:因此一切事物都成为他的没落的机缘。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有自由的精神和自由的心情:因此他的头脑就不过是他的心情的脏腑,而他的心情却驱使他没落。

我爱那样一种人,他们全像沉重的雨点,从高悬在世人上空的乌云里一滴一滴落下来:他们宣告闪电的到来,而作为宣告者灭亡。

瞧啊,我是闪电的宣告者,从云中落下的一滴沉重的雨点:而这个闪电就叫做超人。


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些话,他又望望群众而默然不语。“他们站在那里,”他对自己的心说道,“他们在笑;他们不理解我的话,我这张嘴跟他们的耳朵是对不上的。

难道先要扯碎他们的耳朵,使他们学会用眼睛来听么?难道必须像敲铜鼓和劝人忏悔的布道者那样大声喧嚷么?还是他们只相信口吃者的说话?

他们有某种可以自豪的东西。那种使他们自豪的,他们把它叫做什么?他们称之为教养,这使他们显得比牧羊者优越。

因此他们不爱听对他们‘轻蔑’的话。因而我要就他们的自豪来谈谈。

我要对他们讲述最该轻蔑的人:这就是末等人。”

现在,世人给自己定下目标的时候到了。世人培植他们的最高希望之幼芽的时候到了。

他们的土壤,用以培植幼芽,还是够肥沃的。可是,这片土壤,有一天会变得贫瘠无力,再也长不出高树。

唉!这样的时辰到了,世人不再把他的憧憬之箭越过世人射出去,他的弓弦也忘记怎样发出响声。

我告诉你们:世人必须在自身中留有混沌,以便能生出舞蹈的星。我告诉你们:你们自身中还留有混沌。

唉!这样的时辰到了,世人再不会生出任何星。唉!这样的时辰到了,最该轻蔑的人不能再轻蔑自己。

瞧!我指给你们看末等人。

“爱是什么?创造是什么?渴望是什么?星是什么?”——末等人这样问着,眨眨眼睛。

这时,大地变小了,使一切变小的末等人在大地上跳着。他的种族像跳蚤一样消灭不了;末等人寿命最长。

“我们已发现幸福。”——那些末等人说着,眨眨眼睛。

他们离开了难以生存的地方;因为人需要温暖。人们还喜爱邻人,靠在邻人身上擦自己的身体;因为人需要温暖。

生病和不信任,在他们看来,乃是罪过: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路。还要被石头和人绊倒,那就是笨货!

偶尔吸一点点毒:可使人做舒服的梦。最后,吸大量的毒,可导致舒服的死亡。

他们还干活,因为干活就是消遣。可是他们很当心,不让消遣伤身体。

他们不再贫穷,也不再富有:贫和富都不好受。谁还想统治别人?谁还想服从他人?两者都不好受。

没有牧人的一群羊!人人都想要平等,人人都平等:没有同感的人,自动进疯人院。

“从前全世界都疯狂。”——最精明的人说着,眨眨眼睛。

他们很聪明,所有发生过的事,他们都知道:所以他们嘲笑的对象没完没了。他们还互相争吵,但很快又和好——否则会影响他们的消化。

他们白天有白天的小乐味,夜晚有夜晚的小乐味:可是他们注重健康。

“我们已发现幸福。”——那些末等人说着,眨眨眼睛。——

这里结束查拉图斯特拉的开头的发言;也叫“前言”:因为说到此处时,群众的叫喊和欢乐把他的话打断了。“给我们这种末等人,哦,查拉图斯特拉,”——他们叫道——“使我们成为末等人!我们就把超人送给你!”群众全都发出欢呼和咂舌头的声响。可是查拉图斯特拉却感到悲伤,他对自己的心说道:

“他们不理解我的话,我这张嘴跟他们的耳朵是对不上的。

也许我在山上住得太久,溪流声和树声听得太多了:现在我对他们说话,就像对牧羊人说话一样了。

我的灵魂宁静而清明,就像上午的群山。可是他们以为我冷酷,是个开可怕的玩笑的冷嘲者。

现在他们望着我发笑:他们一面笑,一面还恨我。他们笑里藏冰。


可是,使大家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此时,走钢丝者开始他的表演:他从一扇小门里出来,在钢丝上走着,这根钢丝张在两塔之间,也就是悬在广场和群众的上空。当他走到半当中时,小门又打开了,一个像丑角似的穿彩衣的人跳了出来,快步跟上第一个表演者。“前进啊,跛子,”他发出可怕的叫声,“前进啊,懒虫,蹑手蹑脚的家伙,苍白的面孔!别让我用脚跟搔你!你在这两塔之间干什么?你只合到塔里去,应当把你关进去,一个比你强的人,你在挡他的路!”——他每说一句,就越来越跟第一个靠近:在他跟前者只差一步时,使大家瞠目结舌的可怕的事发生了——他像魔鬼一样大叫一声,跳到挡路者的前头。第一个表演者看到自己的竞争者获胜,不由失去清醒的头脑,一脚踏了空;他丢掉撑杆,跌得比撑杆还快,手脚像一阵旋风似地团团转,笔直地跌落到地上。广场和群众,就像有狂风吹过来的大海:大家争先恐后、互相践踏着奔逃,特别是在走钢丝者的身体要坠落下来的地方,拥挤得尤为厉害。

可是查拉图斯特拉仍站着不动,走钢丝者的身体正好坠落在他的旁边,跌得皮开肉绽,可是还没死去。过了一会,那个跌伤者醒了过来,他看到查拉图斯特拉跪在他旁边。“你在这里干什么?”他终于开口说道,“我早已知道,魔鬼会伸腿把我绊倒。现在他把我拖往地狱:你想阻拦他?”“凭我的名誉起誓,朋友,”查拉图斯特拉回答道,“你所说的一切都不存在:既没有什么魔鬼,也没有什么地狱。你的灵魂将比你的肉体死得更快:现在什么也别怕!”

那个男子不大相信地仰望着他。“如果你说的是真话,”他随即说道,“那么,我即使失去生命,也毫无损失。我跟一匹野兽相差无几,我也不过是让人用鞭子和少量食物教它跳舞的动物。”

“并非如此,”查拉图斯特拉说道,“你把冒险当作你的职业,这一点无可轻视。现在你由于你的职业而毁灭:因此我要亲手埋葬你。”

当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番话时,那个垂死的人不再作答;可是他动动手,好像想要去握握查拉图斯特拉的手以表示谢意。——


这时,夜晚来到了,广场笼罩在暮色里;群众散去了,因为,就是好奇心和惊恐也变得疲倦了。可是查拉图斯特拉却靠着死者坐在地上,陷于沉思之中:他就这样忘掉时间。最后,黑夜降临,一阵寒风吹过这位孤独的人。查拉图斯特拉于是站起来,对他的心说道:

“确实,查拉图斯特拉今天做了一次出色的捕鱼工作!他捉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尸体。

人的生存是阴森可怕的,而且总是毫无意义:一个丑角也可以成为人的不幸的命运。

可是我跟他们还有很远的距离,我的心不能跟他们的心相通。对于世人,我仍是处于小丑和死尸的中间。

夜色黑暗,查拉图斯特拉的道路也是黑暗的。来,冰冷而僵硬的旅伴!我要把你带往我亲手埋葬你的地方。

本文寓意非常深,非常值得阅读。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