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d-and-The-Black

《红与黑》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ne 13, 2022

真实,严酷的真实。

background

前言

《红与黑》

我不知从何说起,这部小说的伟大之处。

主体

  • 尽管他是那么骄傲,有趣的是,他对别人谈的那些事常常是一点也不了解。
  • 他沿着一条几乎看不清楚的、只有放山羊的人走的狭窄的小路走去,很快地发现自己站立在一块巨大无比的岩石上,而且确信自己跟世上所有的人都分开了。这个物质世界的位置使他露出了微笑,它向他描绘出了他渴望达到的精神世界的位置。
  • 一个人在二十岁上,对世界的想法以及对他可能在这个世界上产生的影响的想法,胜过了别的一切。
  • 唉!这就是过度的文明造成的不幸!一个年轻人在二十岁上,只要受过一些教育,他的心灵就会与顺乎自然绝了缘;而缺乏顺乎自然,爱情往往不过是一种最使人厌倦的职责罢了。
  • 他处在一种惊讶和惶惑不安的状态中,一个人刚得到了他久久渴望得到的东西以后,他的心灵会陷在这种状态中。他对渴望已经习惯,这时候不再有渴望的对象,然而回忆又还没有开始形成
  • 这个不幸的回忆将永远使我们不会幸福了!
  • 每天发生的那些事十分荒诞,使您看不到热情造成的真正不幸。
  • 以后务必使您的良心防止这个弱点:对外表的虚幻的美的过分敏感
  • 他在窗口附近,他这间斗室里唯一的一把木头椅子上坐下,立刻酣睡起来。他没有听见晚餐的钟声,也没有听见圣体降福仪式的钟声;别人把他忘了。
    第二天早上头几道阳光把他照醒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
  • 想象力丰富的人都很自负,正是这种自负把他引入歧途,他将自己的意愿当成事实,而且自认为是一个老练的伪君子。他甚至愚蠢到这个地步,竟然责备自己采用弱者使用的手段而取得那些成功。
  • 天主为了惩罚你的自负,让你有必要遭人嫉恨。保持你的品德完美无瑕,这是我能看到的你唯一的办法。只要你以不可战胜的力量紧紧抓住真理不放,你的敌人们迟早总会被挫败的。
  • 悔恨是这个崇高的心灵害怕的唯一危险。
  • 可笑而又感人的回忆:在十八岁上,孤零零,无依无靠地出现在头一个客厅啊!一个女人的眼光就足以使我惊慌失措。我越是想讨人喜欢,越是变得笨拙。我对一切形成了最错误的看法;要么我无缘无故地轻易信赖别人,要末我把一个人看成是敌人,因为他用严肃的眼光看了我。可是那时候,在我的羞怯造成的那些可怕的不幸中间,一个美好的日子是多么美好啊!——康德
  • 这个充满了明亮的灯火、聚集着成千上万人的巨大山谷,使我眼花缭乱。没有一个人认识我,所有的人都比我优越。我晕头转向了。
  • 您要永远做和别人期待您做的相反的事。瞧,我以名誉担保,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唯一信仰。
  • 于连达到了幸福的顶峰;他不知不觉地为音乐、鲜花、美丽的女人、普遍存在着的优雅气氛所陶醉,特别是为他的想象所陶醉,他为自己梦想着光荣,为大家梦想着自由。
  • 支离破碎的话语,偶然间的相遇,在想象力丰富的人眼里能够变成最最明显的证据,只要他心中多少有着一点火焰在燃烧。——席勒
  • 理智是无力和这种回忆斗争的;它的艰巨的尝试只能增加回忆的魅力。
  • 旅行者生活的绝对孤独,更增加了这阴郁的想象力的影响。一个朋友会是多么宝贵啊!“但是,”于连对自己说,“难道有一颗心在为我跳动吗?即使我有一个朋友,为了荣誉我不是应该永远保持沉默吗?”
  • 他一生中最难受的时刻之一,就是每天早上醒来,想到自己的不幸的这个时刻。
  • 德·雷纳尔夫人常常找出理由来做她的心要她做的事;而这个上流社会的年轻姑娘,只有在用充分理由向自己证明她的心应该被感动以后,她的心才会感动。
  • 难道我真的可能是给可怕的拿破仑放逐到我们山区里来的一个大贵人的私生子吗?”他对自己说。这个想法他越来越觉得合理……“我对我父亲的憎恨,可以说就是一个证明……我不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怪物了!
  • 辅弥撒的年轻教士摇响了举扬圣体的铃声。德·雷纳尔夫人低下头,有一瞬间头几乎完全隐没在披肩的皱褶里。于连不再像刚才那样清楚地认出这是她了。他用手枪朝她开了一枪,没有打中;他开第二枪,她倒了下去。
  • 死亡本身在他眼里并不可怕。他的整个一生仅仅是为不幸做准备的长期过程;他决不会忘了被认为是最大的那种不幸。
  • 等到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打扰他,他可以完全沉湎在回忆里,回忆他过去在维里埃尔或者维尔吉度过的那些快乐的日子,感到一种罕有的幸福。在那段飞快地逝去的时间里发生的事,哪怕再小,对他说来,都具有一种不可抵抗的新鲜感和魅力。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在巴黎获得的胜利,他对它感到厌倦。
  • “我只有这么一句话:我认为我被公正地判了死刑。”
  • “没有人知道尼罗河的源头,”于连对自己说,“人类的眼睛是没有可能看见处在普通溪水状态下的河中之王。同样任何人的眼睛也将看不到软弱的于连,首先是因为他不是软弱的。但是我的心容易被感动;最普通的一句话,只要是用诚恳的语气说出来,就能够使我的声音打颤,使我的眼泪流出来。有多少次那些心肠冷酷的人不是因为这个缺点而蔑视我!他们以为我在求饶;这一点可是绝对不应该容许的。
  • 她将哭得像个泪人,我了解她这个人;我企图谋杀她,这也算不了什么,一切都将被忘记。我企图杀死的那个人将是唯一真心诚意地为我的死亡痛哭的人。
  • 德·雷纳尔夫人忠于她的诺言。她丝毫没有企图自杀;但是在于连死后三天,她抱吻着她的孩子们离开了人世。

后记

本书断断续续阅读了两周的时间,中途穿插着考试、实验,还有其他书籍、电影。不会写很多,今天准备看一部电影《永恒与一日》,过几天还有考试。

阅读过程中,我不断将自我代入于连的情况;感到自己与他有些相似,我们都在不断追忆从前。

——记得在哪里读到“读了卡夫卡日记后,看到他不断将自己代入到《情感教育》中,感觉卡夫卡突然可爱了起来”,这是一种天真的表现吗?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