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61

自我审视的一些想法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ne 18, 2022

真正的人的生活会唤醒自身走向他者。

background

前言

本篇为最近零碎的想法的合辑,也许可以被认作是日记(?)。

主体

Para 1

对爱情的简单想法。

性别差异并不是互补的两端的二元性。因为互补的两端预设着一个先此两端已存在的整体。说性的二元性预设了一个整体,这就等于是预先将爱设定成了『合一』。可是实际上,爱的动人之处恰恰反而在于两个存在者不可克服的二元性;爱是一种永远都在逃离着的关系。这关系本身并不会自动将『他异性』中和掉,而是保持它。他者,作为『他者』,在此并不是一个对象,并不会成为我们的,不会成为我们;恰恰相反,它退隐到它的谜之中。——《时间与他者》

自我记事起,我就不断地期待着爱情。我对于爱情并没有任何确切的认知,但是我不断地欲求着它。在我看来,这并非我的意愿,而是世界设定的界限与枷锁。

作为个体来说,我非常孤独。唯一与外界交流的手段都已经完完全全摆在所有我存在的地方,并没有人能够理解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并不寻求他人的理解;我甚至在《红与黑》中理解到了萨特说的『他人即地狱』。我不再欲求爱情,因为我不喜欢和他人进行任何意义上的对抗,即便这能够带来成长——难道我与活死人的交流不足以带来更多的成长吗?难道我对父母的责任不足以成为我全部的责任吗?

爱情是两个『个体』之间的冲突造就的幻觉。一个人意图理解爱情甚至拥有爱情,首先要做的是:理解自我。我所观察到的爱情,有很大一部分双方对于『自我』的认知处于极低的水平,这样的爱情能够被称作是『爱情』?理解自我从来都不是容易的;理解自我之后的人与从前往往判若两人,就我所知:没有几个人理解自我之后,还有信心说“这姑娘同我结婚是幸福的”。一个人(也许只是我)身上具有的悲哀之处能够摧毁他对爱情的期望。[从前,我还能通过总归会遇到我的爱人去欺骗自我,但是当我看完《永恒与一日》之后,我知道:我不可能给他人带来幸福。]

我从前多么向往爱情啊……我现在依旧无法忘怀章依曼,她是理想主义的化身——我甚至不知道她为什么爱上韩觉?那时候,我想:我总归会遇见她,遇见我的爱人;她会是温柔而美丽的,她是世界美的集合体;她会静静地听着我口若悬河地谈论世界,她不提出任何意见,她向我微笑着;我们二人在一起,观念的世界不会存在任何意义,顿感世界的一切美好。——我这样幻想着,突然『自我』的悲哀形象显现在面前,“她终于同我这样的人订婚,不知怎的,我觉得她不考虑后果,是怪可怜的”。

绝望已经战胜了一切,甚至于我的大脑都不知道如何去进行『自我欺骗』。如果爱情不能够让我重拾对世界的热爱,那么我为什么要恋爱?如果爱情不能够让我爱的人快乐,那么我为什么要恋爱?如果爱情中充斥着欺骗、谩骂、争吵、斗争,那么我为什么要恋爱?——如果只是体验某些东西的话,我在此做出断言:我不需要任何前途渺茫的体验,不需要任何伤害他人的体验。(请不要同我说:人的生存本就是压榨他人的生命的。我的生存绝对要为世界肩负起更多的责任,我乐意于承担这一切)

我厌恶他人对我的评价,也厌恶评价他人。

Para 2

INFJ。

请允许我将这不科学的理论 MBTI 作为一个讨论的话题,我个人是 INFJ,相信从我的文字中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出来。(也许以后的人们会将 MBTI 认作是和占星术一样不靠谱的东西,但是在这里并不讨论其合理性,因为引用某个东西并不是想要证明它,而是去展现自己的观点)

请阅读豆瓣的一篇文章:那么多人会对INFJ/TP人格向往,这类人格其实问题很多

在这里,我并不谈论文章的有效性,引用其中一句话:“人群中面对面时常全身退缩,随时起身离开,精神紧张,只适合独自工作,无法实现自身社会价值,人群间的快乐会自行回避,独自远离,更像一名人世间的观察者,而越发古怪,令人难以理解。” 以前我从没有感觉到自己与世界的不协调性,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被人误解;现在我并不在乎这一切,因为我生来就是不被人理解的。

如果读过我之前的文章,就能够很清晰地发现我对于『宿命论』『决定论』的轻蔑——我无法接受一个确定无疑的人生。但是在理解一些东西后,我发现有些东西的的确确是确定无疑的。比如我步入哲学、步入克尔凯郭尔、步入陀思妥耶夫斯基。无论我是否做那场梦,无论我是否理解『形而上学』,无论我是否进入大学,无论我是否谈过恋爱,无论我是否遇到现在遇到的所有人……我都必然会阅读《地下室手记》,我都必然会像太阳西下那样去狂热地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克尔凯郭尔。他们的痛苦,他们的悸动到底是否为『传承之罪』呢?为什么一个从未理解过世界的我,会同那些人有相同的悸动?

我厌恶否认个体独特性的一切,MBTI 并没有否认个体独特性——荣格也没有否认,他接纳了一切,无论是否存在悖论。我依旧厌恶 MBTI,它将『人』分割为一个个部分,将『人』体系化地分类,好像我同某些人就必然是差不多的,我同某些人就必然是不兼容的。MBTI 所做的全部是:增加这个世界的对抗性。——它没有给世界带来任何更多的东西,它的一切知识都已经在荣格那里说明过了;我相信:如果荣格死而复生的话,也绝对会不遗余力地反对这愚蠢的东西。

我厌恶一切对抗

后记

与前文无关

我本想通过《写作教程:你并非孤身一人》去说明本博客存在的一些问题,但是我突然发现:如果我在博客中引入他人,我就不想再写下去了。

权当本博客是一个人的自娱自乐吧。我不喜欢做哲学,因为哲学要求我对抽象的东西极尽描述;我不喜欢写作虚构的东西[小说],因为虚构的东西要求我对生命具有实在的体验。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是:认知自我。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好困,也许是小憩一会吧。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