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64

不确定性的世界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ly 17, 2022

被不确定性操纵的世界,被抛入荒诞的人。人如何生存,以及悖论离我们有多远?

background

前言

——在本文语境中,《不确定性的世界》并没有语病。

今天早上八点的高铁,健康码却变黄了,只能改签。我并不因为此事而感到十分的愤懑或者悲哀,但是总归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我不因此事而感到自身权利被侵犯,这并不是逆来顺受,而是我了解一部分的世界。

世界是美的、世界是丑的、世界既是美又是丑的……诸如此类的话,我已经听过太多太多。它们无法揭示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特质——不确定性

本文试图回答这个问题:被不确定性操纵的世界,被抛入荒诞的人。人如何生存,以及悖论离我们有多远?

主体

Para 1

不确定性与非理性。

在以前的博客中,我不断地强调『非理性』。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科学极度发达且宣传极为猛烈的社会的学生,作为一个能够理性思考的人,难道我真的是对『理性』抱有如此强烈的偏见吗?并非如此,我仅仅只是因为人们对于『非理性』的忽视/蔑视而感到痛苦。——也许是因为:我希望挣脱理性的束缚。纯粹理性给我带来的只有无尽的困惑:我无法用理性去阐明此事。它试图消除世界上的所有不确定、罪恶、愚蠢、非理性、不合规矩……我在《现代社会的虚无主义与生活在抽象概念中的人》中对此已经有过论述。在这里我想要强调的是:我为何推崇『非理性』

『非理性』不是一个观念,而是人身上固有的属性(世界的非理性属性,称为『不确定性』或『荒诞』)。它不是避之不及的猛兽,也不是幻想世界对现实的干预;不是愚昧的根源,也不是理性的对立面;不是世界的梦魇,也不是人身上的枷锁。『非理性』是人被抛入不确定性世界而自然生长的、一种与生俱来的属性。

我们并不应该对它有什么抱怨,它不是二元世界的产物,它是『绞刑架下的幽默』。人的生存不仰赖于『非理性』,它试图做的是:让一个人不至于陷入疯狂(可能精神错乱)。『非理性』与潜意识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非理性』不是潜意识的产物。——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就像它真的是自然生长而来的一样。

借用尼采说的,『非理性』不是疾病,而是药方,用来治愈疾病。这疾病就是:我们被抛入不确定性所产生的恐惧(用以前常用的词语说就是:我们被抛入荒诞后所沾染的[纯粹理性导致的]虚无)。也就是:悖论离我们只有一步之遥

——重申了一遍从前的观点,因为它非常重要。

Para 2

我的体会。

意识到人们对『非理性』的畏惧,我向你们强调『非理性』的重要性,也不断向自己强调这重要性。就像『非理性』无法被准确定义,它似乎无法被人们真正意识到。——在早上起床时得知自己黄码时,我感到的不是世界的不确定性,而是一种恐惧:原来世界真的不受我所掌控。(这并非极端的傲慢,而是纯粹理性在我的观念中留下的痕迹:它要求我用理性解释世界,可是世界是不可理喻的。)我原以为我早已脱离这恐惧的支配,没想到我仍旧生活在纯粹理性的圈套中,因为此事,因为此前思想的停滞。

必须脱离这恐惧,它是可以被认知从而避免的。

Para 3

人如何生存?

在不确定性世界生存的必要条件就是:意识到『非理性』的重要性[不至于陷入疯狂]。

如果强调『非理性』没有真正触及本质,那么如何才能够让自己意识到『非理性』的重要性呢?我并不清楚。如果用问题导向方法,遵循这样的措施:将纯粹理性的危害列举出来,逐条击破。这样虽然没有直接触达『非理性』,但总归是比毫无头绪要好的。

  1. 身处于纯粹理性掌控时,我们因为脱离其掌控而感到强烈的虚无感
  2. 当事物脱离纯粹理性的掌控时,恐惧便会袭来

第一点,我已经通过狂热地阅读陀思妥耶夫斯基以解决。解决这问题最重要的是:找到属于自己的信念。
至于第二点:首先要了解到的是我们在恐惧什么,恐惧所指向的对象往往不是真正令人恐惧的东西[世界脱离理性的掌控],但是它承载着我们的恐惧;然后,不惜一切代价地去接触它。

例如,我通过理性判断:我对恋爱感到恐惧,因为见过太多背叛与斗争。我不知道这恐惧是否强烈,仅仅只是感觉到恐惧;这恐惧就是理性推理得出的,也许其中并没有令人感到恐惧的东西。那么,去恋爱,去尝试。真正的恐惧往往与想象中的恐惧相距甚远。也许,我们能够通过接触真实的恐惧而超越纯粹理性想象的恐惧。

其实纯粹理性导致的危害有很多,比如禁锢人的思想等等。我认为那些都能够通过提高认知能力去解决,这里也就不赘述了。

任何思想变迁都是残酷的,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后记

我想说明的只有一点:『非理性』是重要的。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