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65

我的困境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ly 22, 2022

酒神式的狂喜与深藏内心深处的忧郁,让我无法承受:对我而言,他人的重负更甚于自由的重担。

background

前言

本篇并不会讲很多,只是简单记录一下我最近所遇到的困境。

主体

Para 1

无法与他人建立起良好的关系(cannot get along with others)。

每当我想象我必须承担他人的情感时,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都会感觉到非常强烈的畏惧情绪。似乎我与他人建立情感联系,要求我去为他人做到什么,这妨害了我的自由。也许在阅读本篇文章的人来说有些扯淡,但是我的确认为:他人即地狱。他们也许不会要求我做任何事情,但是我不知何处存在的情感告诉我:Ta希望你做些什么。我反对这种不知所谓的奴役,可能在某些人看来这是“责任”——非我所愿的责任就是奴役。

另一点,我将他人认作是生存于世的敌人。我在《无法再散步》中写道:“我相信神父的话:‘只要你以不可战胜的力量紧紧抓住真理不放,你的敌人们迟早总会被挫败的。’但是,我又何来敌人呢?” 在内心深处,我将非自我的一切,无论是『个体』还是非个体,都认作是敌人。原因非常荒诞:他们所做之事不如我所愿。——我将这称作是『现实与想象的不一致性』,当然这是误用。有时候我将『不一致性』看作是一切痛苦的根源。——由于他人是我的敌人,所以我在与陌生人聊天时往往会非常冷漠(尤其是网络聊天)。同时,这冷漠中潜藏的极为强烈的渴求他人认可的欲望,这就导致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文风/画风:极具攻击力的局外人。攻击力的产生是由于渴求他人认可,必然要求自己归属于某一派,进而攻击另一派。这种攻击力导致了我无法正常地与陌生人相处。(我从前认为仅仅是网络上的人不同,后来发现现实生活中我依旧如此;他人的攻击力并没有从互联网生活中继承,而我在任何时候几乎都是一样的)

Para 2

那无休止的过去(endless past)。

上一篇文章《不确定性的世界》最能够体现出来,曾经不断折磨我的『纯粹理性』再次冒头。『过去』不断重复地发生,好像世界从未变过,好像真的存在轮回似的。我将思维停滞的一个原因归于『纯粹理性』,本想作一篇新的文章专门讨论这个问题,还是算了。——我在阅读完《浪漫主义的根源》后,我的思维陷入了停滞。那所谓包容的自由主义难道有包容我吗?他们所做的事情难道不是否认一个人的个性,难道不是杀死我作为个体的权力吗?将一切都通过理性、论证的语言去解释,将一切都容纳到他们的体系之下,将一切都通过所谓“历史”去解释,这就是在否认一个拒绝者。他们的语言多么具有煽动力啊,反而指责浪漫主义者的语言放荡不羁,反而指责神秘主义者的语言含糊不清。通过所谓理性、所谓“知识即美德”的认识,他们发现了一个可以永远施行的真理——杀死反对者。

另一点,地下室人式的过去没有再跟随我,我将这情景产生的原因归于:我在大部分时间内都是踽踽独行的一个人,没有他人,也就无法回忆。

后记

我不断批评自己强烈的『自我意识』,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摆脱它。『主观性就是真理』不是像『我思故我在』那样可以随时抛弃,它植根于我的灵魂。

年初我希望『超越』成为今年的主题,就现在看来,『重复』才是。——就这样吧,什么也没写。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