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66

属于我的时间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July 25, 2022

我们并不向往自由,但无时不在追求中。

background

前言

自7月18日我回家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按照平常的思维来说,这一段时间是完全“自由”的,但是我个人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囚禁。这囚禁像是蹲监狱——我给自己设下的监狱。

那永无休止的任务清单、那浮士德式的“继续向前”的口号,并没有压得我自己喘不过气来,它们压制着无意识。无意识以它独有的方式抗争,我已在《无意识的抗争:焦虑与放松》谈论过一部分。本篇也并不想去探究我内心的机理,只是希望向自己澄清一些东西。

最近,我常常熬夜,只有夜晚才真正属于我。

——这一周时间里,我有考虑过完全与网络隔离,因为学习需要网络资源,于是作罢。

主体

Para 1

一天的工作流,那空无一物的世界。

我将在此列举出我给自己设下的牢笼——任务清单。由于以 Fedora36 作为主要的 Workspace,我使用 Google Tasks 作为 MS Todo 的替代品,可以在任何设备上访问。在我眼中,两者都差不多。

言归正传,每天我会根据晚上做出的 List 去安排自己一天的计划。下面是典型的一天(Today):

Today

由于[起得太晚]不吃早餐,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后,就会开始工作。在 Lab 或者 Assignment 前,是我为数不多的阅读与写作时间。在午饭前后,我会尽力将其完成——如果在一点半前完成不了就会直接转向下一个任务。为了提升技术能力,编码是必不可少的。后续的就是专业课程与阅读专业书籍,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晚上[十一点后]是属于自己的时间,我会看追更的网络小说、制定明天的 List、看一看新闻……实际上,就我需要/意图做的事情来说,只需要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然而,我常常会熬夜到凌晨两三点。——This is my Time.

这属于我的时间中,我并没有做任何“有价值”的事情,因为很累。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关上灯,手上拿着手机,闭着眼睛发呆。我没有思考任何事情,也不会像那些无聊的 meme 那样“好想死啊”(meme 没有展现任何生存境况,它只是无趣的调味品)。这不是『虚无感』,也不是佛教的『无』,而是确切实然的空寂。There is nothing. 世界并不是只剩下我一个人,而是我的世界没有任何东西——包括自我。

我毫不畏惧地说:任务是现代社会给每一个人设下的空无一物的牢笼。

Para 2

挣脱,那无意识的反抗。

如果没有后续的熬夜的话,我也许能够认为我的工作流是可以接受的。但实际上,任何任务清单式的“奴役”都是不可接受的。任务清单并不是我们自己制定的,它显现出来的是:他人给我们施加的影响。也就是:他人能够通过邪恶的“心理学”手段去操纵我们。——这并不是所谓的“被害妄想症”。人生来就是个暴君,无意识无论如何都希望通过行动去掌控别人,它无法忍受自己被奴役的事实,转而走向奴役他人的境地。

言归正传,无意识是暴君,但也能够忍受任何东西。在忍受足够长时间后,世界久而久之就会变成无意识能够接受的样子。在这之前的一切,毫无疑问都应该由具有价值判断能力的意识去做。

那么接受前的一切是什么呢?无意识的反抗。它在任何细微的地方起到作用,当它出现的时候,冥冥之中我们会有感觉(不是个人的臆想,将两者区分开是困难的)。有时候,我们不小心把水杯打翻、不小心摔一跤,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这感觉会突然出现:最近生活得是不是有点不对劲?这就是无意识的反抗。

意识到是简单的,真正困难的是:如何远离这不对劲。在几个月前的博客中(甚至是刚开始运营博客时),我已经提到『下定决心去生活』,因为我的生活变得十分的抽象。然而,我无法远离,反而越陷越深。

就像现在,我无法远离

——无意识接受的东西就是『意识形态』,人人身处不同的『意识形态』环境中、身处不同的奴役中,不断为奴役自己的东西与他人对抗。2+2=4 就是『意识形态』,它可以是人们的共识,但更多情况下引起的是对抗。我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后记

意识的唯一作用:价值判断。

无意识只会去做符合自己意愿的事情,无论是平衡两种情绪,还是工作学习。它只会在意识给定的条件下把一件事情做好。——在给定一个方向的情况下,无意识往往做得比意识更好。(类似于声明式与命令式的关系)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