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67

相对主义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August 4, 2022

世界中无可避免的荒谬让许多人滑向相对主义的深渊,那理想的不可通约性让他们倍感痛苦,那徒劳的西西弗式的努力是他们无法承担的重负。宣称『世界没有真理』的想法如同恶臭的政治般侵染着他们的内心,人类最闪耀的精神也无法阻止这侵蚀。

相对主义者毁灭了

background

前言

今天恰好是七夕节,我本想在八月一日写作这篇文章,七夕节作一篇《我对爱情的看法》。由于对某些知识掌握并不牢靠,用了很多时间在实验上。现在想来,《我对爱情的看法》一文是很难写的,毕竟我并没有经验——我也没有准备好。我总是对自己说:“创业并不需要MBA,恋爱也不需要认识到主体间关系的深处。——但是,我很有可能会伤害他人,也有可能被他人伤害。我无法接受这伤害——……”


相对主义(Relativism)是对真理与谬误、正确与错误、推理的标准与证明的方法的看法,它认为:所谓的正确与错误完全取决于认识的背景,也就是没有真理。伯林在《扭曲的人性之材》中给出这样的定义:

相对主义,就其现代形式而言,往往来自于这样一种观点:人的看法不可避免地是由他们经常意识不到的那些力量所决定的;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其判断仅仅是表达或者陈述某种口味或情感倾向或看法,因此,只判定是什么的问题,而与分清它的对与错没有什么客观的联系。

相对主义可以简单地说明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也可以认作是最极端的错误——纳粹党人对犹太人的屠杀。『纯粹理性』驱使人们构建理论解释世界:用相对主义看待世界似乎是为其添上了一件『万事皆允』的马甲。这理论一旦陷入就无可避免地痛苦。谁能够说“强奸幼女”算得上“正确”呢?


不久前,我陷入相对主义的泥潭;现在,我试图说清楚它。

主体

Para 1

陷入相对主义。

在本文的引语中,我部分地说明了我如何陷入相对主义。在这一部分,我将对自己作简单的分析:

* 我一直不喜欢对抗。

这也是我不愿意将博客放在非熟人社区中的原因,GitHub Page 很好,那些搞技术的人并不会愿意阅读我的文章;非熟人社区,如豆瓣、知乎等,用户画像非常明确,他们并不会认真阅读我的文章,只会无差别地攻击。

我不想要和他人争辩,无论是在哪里,因为我无法控制住自己无穷无尽的攻击力。一旦我与他人争论起来,我个人就像我之前所描述的鬣狗,完全失去判断能力,以争胜为荣。这是令人羞耻的。出于这个原因,我选择尽量少地在社交网络世界活动。

* 人无法踏入同一条河流。

赫拉克利特的箴言,揭示了世界的本质特征——『不一致性』。黑格尔也对『不一致性』有过论述(不是我的语境),他认为:世界无时无刻不处于运动之中。

我进行推理;突然想到一句话:“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Major Premise: 世界具有『不一致性』;我厌恶对抗;我无法反抗世界
Minor Premise: 『不一致性』意蕴着对抗
Conclusion: 只有通过相对主义的认识,我才能够生存


相比于我从前所有过的任何思想,相对主义的破坏力尤为巨大:我不再相信自己。

当我以相对主义的视角看待自己时,『纯粹理性』似乎变得可以接受,非个体式的生活似乎变得可以接受……任何我极端厌恶的观念,任何所谓的从未经过反思的“真理”似乎都变得可以接受,任何罪行都变得可以解释——那极端愚蠢的“万物皆合理”也变得可以接受。

没过几天,这臆想便被我推翻。

Para 2

相对主义概念的澄清。

许多人总喜欢用“相对主义”、“保守主义”、“犬儒主义”……等等毫无辨识标志作用的词语去批评一个人,我就是不愿意与这些蠢货对抗(可世界大都是蠢货)。我声明“自己的观点是相对主义式”时,我从未认为自己的观点是相对主义的。

当我在文章中不断重申“我的看法是相对主义式”时,我并没有感到自己在写作或者表达自己,而是感觉自己在坚持走一条“错误”的路——我并不这么认为,也许这显得我十分傲慢与狂妄,但是我依旧认为我做的是:对我而言正确的事情。这里不存在相对主义,只有个体的认识。——最近在读的一本书《理论入门》中提到“作家的才华会被傲慢耗尽”,我并不知道他所谓的傲慢是什么。尼采难道傲慢吗?我无法从他的文章中看到一个字的傲慢,每一个字所展现都是:一个人对于世界现状改变的巨大决心,一个人为所有人承担重负的疯狂举措。难道这也是傲慢吗?仅仅因为像你们一样希望改变世界,仅仅是因为他将这情感展现了出来。我拒绝所谓傲慢的观念,这是否认一个人的方法。

言归正传,我要求的是多元论与个体自由,我不在乎相对主义。但是我的认识在许多人看来就是“相对主义”,这是因为我不喜欢对抗与争论——这是那些所谓“重要的是改变世界”的哲学家及其信徒所做的事情。矛盾与对抗的确是无处不在的,但大多数都是毫无价值的自说自话,蠢货才热衷于与他人对抗。


什么是真正的相对主义?

“我喜欢吃苹果,他喜欢吃梨子;都可以”不是相对主义,“我认同『主观性就是真理』,他认同『知识即美德』;都可以”不是相对主义。“希特勒杀人;在他的背景中,他的理由是可以接受的”才是相对主义。

相对主义是道德伦理上的概念,只有通过价值判断后,我们才能够说一个人是否是『相对主义』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方法,这是多元论。一般情况下,我无法对他人说“你的认知是错的”,但是我会对自己说。我通过我的认识去不断反思自己,通过一种元认知去判断另一种认知,也就是:我是有原则的。这原则不是所谓“忠君爱国”类的未经反思而得到的东西,而是『个体』通过艰苦的探索从自身灵魂中得到的愿意为之生为之死的精神。

相对主义是罪名,只有审判者才可使用,只有愿意承担他人责任的人才可使用。

要特别谨记,你不能充当任何人的法官。因为谁也不能对罪犯作出裁决,除非这位法官认识到,他自己和站在他面前受审的人是同样的罪人,而且他本人也许首先应对受审者的罪行负责。只有悟透了这个道理,才能充当法官。不管看起来多么荒谬,但这是真理。——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后记

昨天晚上,我看了一部电影《钢琴家》。集体潜意识与相对主义在屠杀中起到了极为重大的作用,我真正意识到了理性的作用——价值判断

只有通过价值判断,我们才能够脱离相对主义与神秘主义式力量的侵染。这要求我们这样生存:

首先作为『独立的个体』,找到自己愿意为之生为之死的精神;尽可能减少与他人斗争,尽可能减少侵犯他人自由的行径。(只有『独立的个体』才能够找到所谓“符合理性”的精神,这要求我们从内心深处远离『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是现代青年的最大敌人。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