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69

持续写作的重要性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August 18, 2022

写作是人的一种存在方式,通过写作,那些潜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会显现出来。当某些东西突然出现时,我常常会想:这是我吗?

background

前言

不知道该如何引入这一篇博客,因为我实在是找不到一个我思考得比较清楚的话题了。但是我又不得不写,毕竟距离上一次 Essay 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

在最开始运营博客时,我给自己设定的写作频率就是一周一篇。为何我有这样的要求呢?在这篇博客中,我希望简单谈谈。(由于没有腹稿,有些跑题)

主体

Para 1

模糊的体系。

请先阅读 Leaving Quora after 10 years of answering questions,我个人从中感受到的是遗憾的回顾——一篇又一篇的零散的文字,足以让我们认识到:我应该写些什么。

我一直反对体系,因为我认为它减弱了我们的可能性;然而,我们确实成为且意图成为某理论的信徒时,一个模糊的体系就是必要的东西。一个完整而巨大的系统给人带来的冲击力,要比一篇又一篇千字左右的散文要大得多。我从来没有将《卡拉马佐夫兄弟》与《地下室手记》放在同一个层面上比较:《卡》是充满各式各样的思想的小说,它像是一辆卡车,带来所有人的认识向你冲击而来;《地》是的自述,它将『我』剥离出来,让你审判Ta。前者具有模糊的体系,展示着一切;后者并没有这种东西。

『体系』并不需要是确切的,同海德格尔式生存论那样完备精确,不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当海德格尔将一切的框架事无巨细 地展现出来时,他想要展现的那种可能性却丧失了。


我们并不能够从一开始就想要写出《卡拉马佐夫兄弟》那样恢宏的巨作,但是我们必须有的是这样的作为:我所做的一切不是 Wash Over 那样的无用功,这一切都在为某种东西填充血肉。

——无法表达清楚,且与“持续写作”关联不大,就此停止。

Para 2

什么是写作?

——题外话:总有人喜欢用“输出”去代替某些东西。我个人非常厌恶这种异化的语言,就好像“科学”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必须承担的束缚一样;在我眼中,输出/Output 只能够用于科学领域,它预设了输入/Input。

写作,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我们生活的一种可能性;它不是最本真的可能性,但是它能够让我们接近本真。

写作在本质上不是“我写作”,而是我灵魂在写作。当我们没有下笔时,不是我在操纵我的笔,而是潜藏在我们身上的东西在操纵它。在写作过程中,我从来不知道我的语句从何而来,就好像它突然出现似的。这潜藏者就是潜意识,它“观察”着我的行动,在写作时将我“占据”,它能够看到某些我们无从得知的东西——而这种写作的过程也被称作是反思。——睡前的思考不是反思,而是沉沦者对自身存在方式的反对;沉沦者认为我必须成为常人眼中的成功者,这掩盖了我们本身的样子。

『我是谁』这个问题在写作过程中占据着绝对中心的地位:当我们写日记的时候,不时会有一种强烈的感受:我在欺骗自己。这时候是否应该改变日记中已有的谎言,是否应该远离『自我欺骗』?——这迫使我们做出非此即彼的决定。

生活在常人中的我们必须认识到:我的日常存在就是沉沦。不时的反思是重要的,这也就标志着:持续的写作是重要的。

那种所谓“重质不重量”的想法完全是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连陀哥都无法保证自己的每篇文章都是优秀的作品,你凭借什么说“重质不重量”呢?

Comment Area in Telegram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