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pose

本博客的目的

Written by Huang, posted on April 27, 2022

互联网最初的目的是用于学术、军事的信息交换,后来互联网连接了整个世界,于是互联网的目的也变了。黑客、开源,这些词汇背后的精神都是分享精神,这也是我运营这个博客的原因。花了我很多时间,但是我感到满足。

前言

我只为自己一个人而写作,而且我要一劳永逸地声明:如果说我似乎也是为读者而写作的,那也只不过是为了装装样子,因为这样我便可以更轻车熟路地写下去。这只不过是形式,虚有其表的形式而已,我可是永远也不会有读者的。我对此早已有言在先。除此之外,也许我还能因为写作《手记》,真的获得慰藉。写作《手记》倒确实似乎在工作。据说,人一工作,就会变得心地善良、光明磊落。——《地下室手记》

在2022年4月27日,我已经在博客中写过超过一百篇文章,是时候将本博客的目的清晰地写出了。

我并不会说,我的唯一目的就是追求真理,因为我认为真理是主观性的;我也不会认为本博客的唯一目的就是为我提供一个发声的渠道;我并不会说,我的唯一目的是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目的从来不是唯一的,也从来不是绝对存在的。

主体

Para 1

不可遏制的激情与冲动。

曾经作为唯我论主体的我,将自我置于世界的每个角落;现在,我仍然将自我置于绝对中心的位置。

有人将人内心中不可遏制的冲动称为『自由意志』,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总有人引用人的需求图(?)中的最高部分——『自我实现』,却从未有人将其说出。马克思说“我们无法具体描述共产主义社会”,同时说共产主义社会中“每个人都能够自我实现”。

克尔凯郭尔说:“人们不知道自己该说的东西是什么,但只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我将『自我实现』认作是“自我激情的最高实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做这个,但我认为:我必须做。此处不存在目的,仅仅是对于『那欲求的』的无限追求。(在某些方面,我们能够认识到:西西弗斯在山坡上的奋斗和我所描述的“自我实现”具有共同之处)维特根斯坦指出了这个观点的可能谬误之处:“如果没有象棋,就不可能将‘学好象棋’作为一个目的。” 我所欲求的完全地存在于自我的生活形式中,这并没有什么不好。

* 我想说些什么,关于一个作为个体的人

本时代的病症之一:互联网社会中大他者的具现化与具体的人的缺失。在网络生活中,我很难从他人的言论中具现化一个“人”。在我的博客中,每一个句子都是我的生命片断——它们并不激动人心,并没有真知灼见,但是我敢于作出断言:这是一个具体的人。(也许这是寻求社会认同的体现,不过并没有这么简单)

* 我能够帮助到他人,作为普遍性的经历

公众话语体系中,我从未见过作为青年的成长历程。青年对于世界的认知绝不能全都仰赖于社会范式,经验主义的残余不应该存在于青年身上。我将自我心灵成长史大概写出,一方面是:我认为,我是一个平常的人,会遇到很多人都会遇到的错误(例如,利己主义、哲学病),期间我做出的努力能够超越有些错误;另一方面是:作为个体的我,在寻求某些认同感/存在感,尽管我的博客并没有多少人真正读过,但我还是认为其间我获得了认同感/存在感——这是利用『自我欺骗』实现的。

攀登山顶的拼搏本身足以充实一颗人心。应当想像西西弗是幸福的。(尽管幸福不是我所追求的)

Para 2

不断变化中,内心不变的真理。

青年时期,思想在不断发生剧烈变化。然而总会有一个锚点去标识青年人,这个锚点也许是一个被大他者投影的人,也许是某一个特定的人……对于我,这个锚点是:自我成人以来,认同的句子(其中的精神)。这些句子也许会存在谬误,也许无法自洽;但是在一个人的内心中,所谓的逻辑错误与数学错误并不存在任何作用。此时,矛盾才是真理的表达方式。

由于标识我的太多,所以我选择用博客去记录。其中,我的前后文章观点可能截然不同,但是其中闪耀的永远是相同的精神。我无法描述这样一种精神,但我总认为它是从苏格拉底时期传递下来的——这是一种神秘主义的想法。这精神与真理一脉相承。

在博客完结,也就是青年时期结束(还有至少五年)时,我希望我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Para 3

那些人类智识中闪耀的巨星。

在本博客中,我会大量引用对我启发很大的哲学家、作家的言论作为一种“佐证”。同时,在博客中也会介绍这些人作为博客阅读的前置知识。我写这些人并不是为了让每个人都去阅读他们,而是认为: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这些人能够帮助我们去理清、洞见一些事情的真相。他们是人类的智识的巅峰,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越过他们,大概只能绕过他们。

他们的作品中,流传的不是政治、社会(如果有,也只是侧面),他们关注的是『作为「个体」的人』,每个人的情感对Ta而言都是重要的。

本博客关注的是且仅是作为个体的人。

最后

本博客的目的不是传递知识,不是传递我所认为的真理,而是展现一个真实的人:他青年的成长史,他热爱的事物,他想要做到的事情。

——做任何有益的事情都是痛苦的,一个重要的评判标准在于此事是否让感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