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 Blog

我们应当下定决心去生活

Essay-64

不确定性的世界

被不确定性操纵的世界,被抛入荒诞的人。人如何生存,以及悖论离我们有多远? 前言 ——在本文语境中,《不确定性的世界》并没有语病。 今天早上八点的高铁,健康码却变黄了,只能改签。我并不因为此事而感到十分的愤懑或者悲哀,... H

Essay-63

我对自由的看法

我的出发点是无限自由,而结论却是无限专制。——《群魔》 前言 ——由于没想好怎么写以及的确对『自由』的认识并不深刻,本篇文章显得十分浅薄。 前几天,我开始在夜里断断续续地阅读以赛亚·伯林的《自由及其背叛》,并没有受到... H

Essay-62

审美者的未来

[我是]一本傲慢而狂热的书,从第一页起就与“有教养”的芸芸众生无缘,更甚与“民众”无缘。 前言 我并不试图描绘世界的图景,也不是将自我抛入观念世界中;本文试图做的是:通过文字去描述/叙述我的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也不知... H

Cruel-World

《残酷的世界》

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最近没有任何思绪冒出来,我在不断寻求某种痛苦让自己痛苦起来。不知能不能将这认作是『非理性』的抗争:克氏认为自己一定会在三十四岁生日前死亡,我认为自己必将承担最多最严重最难忍受的痛苦。能否将这认作是疾病的前兆?或者... H

Fade-Into-You

《慢慢浸入你》

今天在 YouTube 上无意间发现了这首歌,Hope Sandoval 低着头唱着这首歌——她不承认台下存在观众,却依旧如此深情地唱着。 中文歌名并没有错别字,我认为“浸入”比“进入”更具有柔和缓慢的意蕴。 ——有... H